人是会变的。

起初你会讨厌体制,后来你就会和体制为伍。起初你讨厌自己花哨的那个样子,后来你的手机里满是小红书和优衣库。起初你觉得罗素很有智慧,后来你会觉得常去里面大街跑的仁波切更懂时尚。以前的你对万事万物充满情愫,而现在哪怕头顶晃过无数只鸟叫,你都根本没听到。还有很多我们习以为常的东西,正在悄然发生的改变。

改变是静悄悄的,你都来不及反思自己,然后改变就开始了。

世界给我们设下了很多很多的门槛,为了跨过去,我们总会妥协诸多的条件和规则。改变就是这么不经意的开始。

很多事情,我们原本无意去否定或摧毁或建立。环境,让我们开始附和他,我们都逃不过规律规则的限制。原本很多可以用故事来代替的事情,就让我们碰到了诸多不廉价的要求。

你会写文字没用,迟早你会写公文。你会画画没用,迟早有一天你会画政治漫画。你有什么样的天赋都没关系,迟早,有人会让你的天赋变成你苟且的工具。

我以前不太喜欢诸如小鲜肉之类的当红明星,但是在上学,我闲着无聊就会去打开鹿晗去听他的《此时此刻》。然后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在这样一个落魄的环境里,在自己以前毫不感兴趣的东西里找到共鸣。

我们都是不容易的,那是我们年轻,年轻就意味着我们可以改变成任何自己,想改变的样子。既然不能全身而退,那就不要选择堕落。

经历了很多改变,我们才会发现,原来改变才是真正的进步。今天我在办公室里处理一些手头的东西,猛然才发现原来一直藏在我心底的一句话。然后临时存在手机的备忘录里——

再过几天,我就会否定并痛恨今日的自己,这也是年轻的魅力,什么都可以发生改变!

正是这句话说出了我想说的所有的一切。我们没法跟别人对比,但是好歹我们可以跟自己对比。我们总是希望今天的自己和明天的自己总有一些差别,而且更希望自己能够进步。进步的代名词,可能就是改变——随着潮流随着规则,预谋求改变的途径。

等有空了,我会开始去对比上个月的自己和此刻的自己究竟有多么的不同。时而失落的一点,但总归是希望大一点。看到每天进步的自己就会格外的欣慰,所谓的明哲保身可能也就不过如此。

我希望有一天我自己能够开始肃正自己的立场,去接收原本我不太喜欢那些东西。但这个世界不会因为我们的小性情而改变,这是一个经济主导精英领导的社会,我们手头不宽松,头脑不够精明的时候,还是老老实实应和着这一切看起来还蛮有道理的规则。

我希望有一天我能真正驾驭自己的想法,在此之前,无论要我放弃什么个人原则,我都会努力的尝试。

看到这么急于改变的自己,我为我自己骄傲。其实细想想起来,当前的处境也没有那么糟糕。进入了体制就可以好好约束自己,锻炼自律的好品质;花哨本身也是一种接受这个世界的途径;罗素和满大街的仁波切,有各自的智慧,干嘛总是那么较真呢!

每一天改变一点点。

如此,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