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朋友圈里看到有人在讨论,当一个贫穷的人被路人歧视的时候,你应该做出怎样的道德选择?我在底下说贫穷不值得怜悯。可能是藏族人生来就有优越的道德感,对我的评论,后面有大量的人开始质疑,并且谩骂我。

可我觉得我对了。

道德选择是个非常宏大的话题,只能通过一些小小的案例来去揭示。有些人生来就有很强的道德感,而有些人却没有。从今天的朋友圈的消息来看,我的人际圈里充满了道德感比较强的人。

记得早前在哈佛的名为《公正,该如何做到最好》的有公开课上,教授迈克桑德拉就针对这件事情自己的一番阐述和见解。我们所僵持不下的争论,300年前的英伦已经有哲人给出了答案。

那个哲人名叫边沁,功利主义哲学的奠基性人物。他的学说强调人应该总是向往最好的,当道德意识碰到障碍的时候,我们应该以是否对占大多数的人有用为最后的标准。

就像用一些权力意志就可以解释历史上的所有的争论一样,用功利主义也可以解释我们的很多道德困惑。

从功利主义的角度来看,这个世界促成改变的更多还是精英,更多还是努力工作的人。兢兢业业的人开始按照自己的梦想和蓝图去规划这个世界,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那些挤破脑袋向往成功的人,他们明白这个世界异常的残酷,竞争异常强烈,除非他们保持理性,保持克制,保持自律,才能在这个充满竞争的世界立足,并且拥有自己的话语权。

这是因为有人努力,所以他们才配享有那么等价的社会资源。虽然贫穷也可能是因为社会问题所导致,但我们仍然可以通过自身的努力来改变自己的命运,所以我就想说贫穷根本不值得怜悯。

当精英和富人在绞尽脑汁想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的时候,穷人在某个偏僻的角落里开始去思考明天怎样可以苟且地活着。这就是差距!到头来精英还要把自己生产的大部分资源用来分配给穷人,当作各种各样的社会福利。穷人失业了,要给他们失业补贴,穷人病了,要给他们医疗保险。穷人消费能力低,他们就想方设法的降低消费税。

其实挤占社会资源更多的并不是富人,而是穷人。富人和精英规划这个世界,生产大量的物质财富。理所当然,他们可以享有的更多。穷人,除了窝里斗,一个劲儿的仇富之外,却并没有一个完整的清晰的头脑来去应对这个复杂多变的世界。

让我们的话题回到藏族本身,这可能是因为藏族人民生活水平普遍低下,见异思迁,所以就把怜悯穷人当成一种社会的信条来看待。基本上还是在另一种维度上宣示自己的贫穷。当一个社会普遍缺少某种东西的时候,人们你就会对该东西有一种普遍的想法,普遍的道德法则。

对汉人来说就是仇富,而且藏人来说,却是天经地义的怜悯穷人。

可能每一个民族他都有一些道德上的缺陷,但是自己却浑然不知。站在远处一看,用最富有智慧的思维去旁观,你才会看得更清楚——所有人坚持的信条是多么的愚昧,多么的可怕,甚至多么的不合理。

说起来,这个时代的精英是特别有良知的。也可能是因为有马克思这样的理想主义社会改革家,在给左翼的精英们做理论撑腰。我们往往将社会制作的资源蛋糕,不遗余力的分享给穷人。

换句话说,这个针对精英的最差的时代,却是穷人最好的时代。

但无论怎么样,怜悯穷人不应该成为一种政治正确!更不应该成为一个民族统一的道德法则。穷人,他身上有无限种缺陷,那都是我们人类的共同敌人。

所谓人穷志短,每个穷人,并不是因为受到了社会的不公正对待,而是他偏偏选择跟这个精英主导的社会所秉持的道德观、价值观反着来。

今天在微信里看到人们对我的言论的非常极端的评价,你觉得有必要说出来澄清一下我的一些想法。我相信每一次叙述,都是理解的开始。

也愿这个时代的藏族人能更多的向往精英,向往富人,而不是把穷人当成一种政治正确,来奉行一生。

毕竟,这是时代给我们提供的条件还算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