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章也算是曲曲折折地写了点皮毛,我生性不谦虚所以也不敢苟同自己所谓的成就与梦想。每一次细度自己以前写过的文章,要么总是离真正的文章有不小的差距,要么总是在自己酝酿的环境中自我陶醉,文章的前因后果总是少不了描述自己,整个纸上总是无数个“我我我”遍布,现在想想不免可笑。

我是一个正值青年的主体,为什么就不能跳出这个简单的表述自己的怪圈,是思考少吗?还是历练少?还是太懒惰了不去思考别人的出境和这个世界的美妙?我觉得文学是一种修炼,但是我却修炼的越来越邪乎。我不能让这样的自己陶醉和虚荣成为的我的文字的主心骨。我要有自己的思考,我要有自己的阅历,我要有自己的体味,等到我将自恋的文化审视和客体选择成为次要的,将自己的浅薄的世界观扔在某个角落,我才能更加纯粹地爱这个世界,爱这个只能哀叹少得可怜的时光。

也许这个改变需要经过些坎坷,也需要放下身段,更是一种对于信仰的检视。但我依然觉得对我的成长有无限的帮助。需要从这一刻开始,多听听别人的话题中残存的智慧,多体味每一种空气中飘荡的哲理,更甚者,需要每一天都反观自己的内心世界让自己不至于看起来永远都那么自负。

佛言:一花一世界。不管对佛教本身的偏见有多深,那也应该明辨佛教的高贵哲理和受用佛教的愚人。应该每一天都将轴心时代的永恒价值观当做感恩这个世界的养料。

需要从明天开始,解读古希腊哲学,去听听俄尔普斯的美妙、去看看雅典娜的缺陷,去看看这美丽的发昏的糊涂账。从明天开始,去感受莎士比亚,去看看安东尼奥的处境,去重新领会一个充满了矛盾是世界里罗密欧和哈姆雷特的策略;从明天开始,读读陶潜、读读老舍、读读王安忆,让我在前辈的智慧里更加愉悦地成长;从明天开始,反观自己的喜怒哀乐,尝试着去生气、尝试着去爱每一个可爱的事物、爱愚人的叹息、更爱爱人的眼睛。

就是这样,以后就不恶心自己了!我一定能做得到。

毕竟,这美丽的尝试并不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