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的阶梯

我看远处的山和脚下的枯叶,都在象征两种东西—–对死的超然和对生的积淀。 在大山和大山脚下的藏人眼里,死是一种永生的循环,是坎坷一生中暂歇的节点。所以我们藏人并不害怕死亡,只是出于对宗教情怀的敬意爱惜当下来之不易的生命,是另一一种意义上的普适信仰。在落叶归根的自然哲理中,年复一年的轮回积淀了多少积极入世的智慧啊。(可这个入世并不是物质文明所提及的入世)!

我的一生,就是年第一年脚踩着春华秋实的落叶一步步登上这座轮回的大山,只是—-这座宏伟的大山过于大,我过于渺小了。

并不曾害怕风雨飘摇中对信念的坚贞,也不曾动摇对世界苦苦思索的决心。当然,更不曾质疑佛法的真理—-即便她被很多人曲解、被人多人迷信。岁月会使人在磨平棱角的同时接纳到更多生存的思考,久而之久,并没有了对不公的愤怒,也没有了那种勇气去拯救垂危的良心。对信仰的爱和对现实的恨强烈地交织在一起,既矛盾又妥协,终将只剩下一个极度混乱的心。当下的很多人都被文明过渡期的毒瘤折磨的死去活来,而且像鼠疫一样使世界的各个角落都满目疮痍。作为一个假装不敏感的人,我且当一个闲里看人瞎忙的豁达胸怀去感恩这个世界所有美好的东西,也许这些美好过些年又会与我擦肩而过。 我并不想太过理性地用一大堆冰冷冷的名词解释透我们这个世界,并不像用太乐观的期许去估计这个世界的缝隙中美好,在悲观与期待的摆钟里且花费当下去思考一下,倾诉一下——-

仅此而已。

Post Views: 276

All posts

Other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