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舅和我

最近,这不足挂齿的内心又开始如同往日一样变得焦灼。真希望一切东西变得纯粹,凡是回忆都不带有负担,想到明天也不至于恐慌。开始同自己的灵魂交流,自言自语着慵懒,从这个寺庙踱步走向下一个公园或者河边。让我总感觉有什么不祥的事情即将发生。

今天,舅舅去世了。

五脏的病痛折磨了舅舅近三年,粗鄙的现代医学治疗他几近倾家荡产,今天就去世了。如不是说是个人就会恋世,尘归尘未必就是人祸。

在这世界上,我们只活一次。

舅舅是个好人,那种不需要标榜的好人。所以打小我的性格或者为人处世的样子,就有很多舅舅的影子。在他在世时,我从未给他写过什么,而如今写了,也只是给外人看的。

别人总为了权力和财力,巴不得教育自己乃至自己的孩子尽量做个厚黑的人。

舅舅言教我和表弟,都跟别人不一样。舅舅对我说,要做善良的人,心里会没有负担。我听进去了,我学着他善良,不曾对别人有过不齿的过节,除非无意,我还真像他一样没干过什么坏事。所以活得很轻松,我也不害怕地狱之类似是而非的东西,毕竟没什么理由需要畏惧鬼门的审判。

除了舅舅的民间故事里那些圆满的结局,在现实中,善良都会被被邪恶利用,奉行善良的人都如同行走在荆棘荒丛中。舅舅就是这么纯粹,纯粹的善良。

舅舅还时常告诫我,活着就应该为了别人。对于一个大字不识的人,这句等齐于佛陀理念的话,时常让我感觉到畏手畏脚,于是我勤奋着学习这世界上的智慧和能力,好去帮助到别人,成为坚持活着就为了别人的赤子。佛经里末法时代的人们,都奉行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处世哲学。我们本来应该成为别人的天堂,却在每一处每一刻都变成了别人的地狱,活在这样的世界,难怪我们开心不不起来,也无从感知幸福。

我们为扭曲的价值观正名,丢掉的却是生命最初的真谛。活着为了别人,多少人是拐了多少的弯才领会到这样无暇的智慧!多少人一辈子自私自利,却套进了世俗无限的庸俗和破败之中啊!

舅舅因为我开心,是因为我总能学着优秀,每一次我的进步舅舅看在眼里,比我还开心。

高考成绩出来了,我的名字在榜首,舅舅会在暑夏的艳阳底下,看我的名字半个时辰。我把不打算考研的原委告诉他,即使他不懂考研或者就业有什么规则,他都会因为我的成熟而欣然。我去北京参加工作,他把这个消息传达给村子里一起喝茶下棋的亲朋好友,让我一下子成了村里人眼中的“北京干部”。现在我到拉萨,就在前几日,我随着家人去看他,他的眼里有光,说拉萨是黑发藏人的圣地,嘱咐我,在圣地务必要戒骄戒躁。

未曾想那尽然是最后一面,人这一生能有多少相聚的时刻让我们值得珍重怀念呢!

舅舅在我们那个地方,是土司的后人,所以多多少少保留着贵族的精神。他虽然只会藏文,但是他确实古人嘴里的贤者,有着对农事历法,人情伦理,言辞达意的大智慧,对于佛事和家庭仪轨也非常熟悉,下个藏棋每次都能名列桂冠,他的腹中有一片城池,头顶着先祖荣耀。

若不是基于某种偏见,有时候我想,一个正襟危坐在大学讲台上的所谓民俗学教授,有可能都没有他的一半学识。

Post Views: 224

All posts

Other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