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连记

来到祁连,今天是第一次想起来好久没有写东西了。

虽然跟刚开始的想法有一些出入,但好歹工作室建好了。家里一如降低催着去参加考试,我根本不想去,即便去了我也不想考的明明白白的,此刻的自由,于我,似乎就是生命。

很不幸的是,我们的第一个项目是给人完善地图,技术上完全没问题(而且绰绰有余),就是特别拖延时间。我们的绝大部分收入都来自撰写文案,至于网站开发和信息贩卖,目前没有给我们带来半毛钱的收益。即便如此,我们还是靠无线数据库的空间,建立起来了包括网站汇总在内的七八个网站,做得非常精致的目前一个都没有,漫长的将来我们还要花大把的时间去完善内容。

羊兄乐园一如既往地平静,平静到几乎不象一个能影响20万藏族精英的自媒体。前几天因为选材的疏忽,被极端的内容绑架了,风波不小,好在互联网上人们的记忆就像鱼一样只有很短的时效,所以风头立马就被下一个沸沸扬扬的话题给覆盖了。这件事情让我有两个感慨,一是作为自媒体的编辑,一定要有足够的耐心去翻阅稿件,明辨真伪;另一个就是看到那些浅显和浅薄的内容在消耗着知识本身的尊严,所以我就想做一个能经得起时间考验的藏文化网站。

而且,这些想法基本上是敲定下来了,直到今晚我还在考虑该是用Wordpress框架还是自己动手去建一个前端,然后连上Fastadmin的后台。

非常难得的是,不知什么原因,以前喜欢自说自话的习惯又回来了。趁着这个习惯还没有被忙碌的节奏裹挟,我想做一套能延续很久的podcast节目,将自我经验和思想背景融合到一起,如果必要还可以设置文本朗诵和读者互动,大概类似于许知远先生的《单读》。当然藏语一期,而后汉语一期,就这样轮番去录制。至于他会变成什么类型的东西,就看我能把他讲到什么程度。

至于阅读,最近主要还是在反刍以前的阅读经验。一路上跟朋友复述图书馆和编辑期间的储备,是该多看几本书了。对了,拉姆杰夫妇两的译作和笔记,还有卓史杰的书都看得很受启发。对于卢梭的伪民主理论也有了一个宽泛的理解,还算不错。音乐在相当一部分替代文本,好在音乐本身足够挑剔,也不枉消耗掉的时间。

我也开始逐渐从感情的阴影中走过,不再像拉萨的街头,一个人感觉到心酸,就闷着一个下午不说话。我算明白了,原来看得开才是对自己最好的解脱,只要生活的重心移植到自己身上,悲痛才会被快乐所覆盖。希望这份来之不易的生活态度我能坚持下去。

守不住北京的生活,也许是幸运的,因为能跟虚荣了断也算是成熟的一大步。从拉萨回来固然可惜,但好在能给予自己足够的闲暇,让自己来得及思考。总之,也无悔。

往后的一个月内,我还要去实践,珍惜每一分钟,珍惜每一个赤诚和难得的想法。

真不敢相信,如今的表达能力居然退化到这个程度。

Post Views: 266

All posts

Other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