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文章的思考

我想把来北京之前的文章和之后文章做一个大的划分,个人博客的纸质化保存计划已经完成,重点关心散文杂文之流,不稀罕自己以前写的诗歌,让人看到都觉得丢人。诗歌是一个需要极度耐心的东西,我有耐心,但是我没有时间去斟词酌句,我也不想这样浪费我宝贵的思考空间和书写时间。
还有,不觉感慨自己写的藏文内容还是那么少,但是在自己没有创作之前,我还有一些零碎的翻译计划,也接手一份科普杂志的外编工作——不是因为我知道中文,而是因为我的藏文专业优势。作为自己的饭碗,我不能亏待自己的专业;作为心灵的纽带,我不能让自己慢慢远离自己的母语和文字。
在北京会很忙,就是那种闲的忙,就是说你原本没有什么事,但是总会有七零八碎的小事打住你的思维,会有下一刻的“惊喜”掩盖掉你欲穷千里目的气概。教材办的工作很少但很杂,基本上分工很松散,我目前还是没有办法时间和效率两得,我还是应该多多去尝试先思考,再描述这个世界。
我对自己文字的执迷,大概也是因为看到了太多人在滥竽充数。所以每次一惊觉自己文章的稀少,总是心里不平衡。但是矛盾的是,每当我自己觉得文章应该刻意做一些的时候,那篇文章写出来的就不是自己真正想说的,所以与其每次都夹着尾巴悉数别人的文字之外,更应该讲无为而作。
语言习惯是一个亲切的东西,一方面我们全靠它让别人认识我们自己,另一方面这会牢牢锁住每一个新鲜的想法,让他们在旧有的习惯的渐失原色。其实最好的方式是,一定要有意识地进化自己的语言习惯,让给他技能保持自己的原色,又能让每一个来之不易的想法不失原色。
文章里有一些引用的东西会让文章本身增分不少,也能更加显示出作者本人海纳百川的文化胸襟。跟藏族传统意义上的打断引用和颂词不同,我的文学应该是有很多参考价值和立场迥异的引用片段的,所以,归根结底我还是要多读书,多去提炼其中要义,将自己暇满一生的阅读历程交由读者评判。
投入一件事情是最苦难的,越投入就越恐惧。这是人与生俱来的缺陷,尤其是对于文字,明明知道不可能有完美的文字却还坚持自己的初心,这本身就是一个让人无奈的困境。身为文字的拥有着没我们要做的不是穷尽才气与鬼气玩弄文字,更应该有意识地对抗虚无,对抗终极价值思索,保卫我们思考的硕果。
天底下很多东西都是需要脚踏实地才能见到成果的,所以放弃一切空中楼阁就是文字开始说话的第一步。我的文字缺少灵动美,缺少细节的落实,缺少人性的关怀,自说自话也感觉不到情感的的温热,所以大有可为,未来的日子里我就要好好地有意识地改变自我。有意识地让自己融入到生活。

Post Views: 21

All posts

Other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