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从那个毕业答辩至今,还有好多事没做完。总感觉很多话憋在心里,混合着北京的热风,快要被挤爆了。

虽然毕业聚会没能去成,但是同学们的祝福和评价远远超出我的预期,每个人都喜欢被人祝福和肯定,区别在于你有没有被肯定的价值。大学四年我算是对大家阿弥陀佛,所以临走前有很多人念念不忘。老实说我是明天那一届惟一一个进北京工作的人,我大年初一还是在看拉先嘉写的《北京的藏人》,没想到韶华匆匆,自己却装可怜地进了北京,就这样,第一天上班开始了。

上班第一天精神状态很不好,但是一天的光阴觉得很长,可能是因为我好动,生平第一次在面积不足一百平米的场所里呆了十二个小时。精神不好也可能是因为我坐大半夜的飞机匆匆来的北京。这是一个跟我想象中完全不一样的城市,以前小学课本里我爱北京天安门之类的内容,当真在自己的周围时,陌生感远远超过亲切感。

领导很好说话,因为接近佛教,此地的汉人也格外地友好,我想我会很幸福,只要自己在岗位上发光发热,幸福感就会永不消逝。领导让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核对藏汉译本,原本我是自认为熟悉翻译的,但是通篇严格的施政类文件摆在眼前,我深深地感觉到自己的渺小与无知,未来三年,我还要在这里学习的东西有很多。

May 14,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