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的哲学书上客观和主观的简单划分,使我们陷入了思维的套路。在这个非此即彼的强盗逻辑中,针对于我,这个世界就是别的。尽管我在此处无意评判,简单的客观划分导致了我们面临一个最大的思维窘境,但是不幸的是,我们己失去了归属意义上的人与自然的亲切感,更严重的是我们失去了宗教意义上的人和神的沟通法则。

今天我们所讲的为谁而作,其实就是在讲,作为作者自己——拥有独立思维的作者,如何将自我和世界割裂开来,自负地宣称用自我理性来企图描述世界。

文章题目写成“谁?”,就是企图去说明这个世界是富有灵性的。当作者开始堕落的时候,不是因为他没话说,而是因为他放弃了去描述这个充满灵性的世界。亲爱的读者,你可千万别以为我这是在讲玄而又玄的东西,恰恰相反,随着现代文明的步伐,我们逐渐偏离自然,逐渐偏离真正的情感,变得麻木,所以我们一时蒙蔽住了双眼去认识这个彼此之间充满复杂联系的美好世界。

为什么当下社会出现不了能表达真正有内涵的作品呢?并不是因为现在的读者选择空间少,或者作家本身不够努力磨砺自己。而恰恰是我们忘记了初心,在虚无和消费主义的潮流中越陷越深,忘记了去关照内心,同时触摸世界。

我不是文学评论员,我也极少写文学评论之流。作为读者,我用自己的标准,去试图解读这个作品上的讲的东西和没讲到的东西。不过现在的作者,都一致企图用自己的小脑壳在作品中讲更多的东西,还有更多没有被讲到的东西,恰恰却是我们最需要去深思的。

有时候我也会粗心大意的去写一些粗枝大叶的文章,身为作者,我虽然没办法穷尽才华去我手写我心,但仍然有自己的道德判断和价值选择。我一向觉得如果能把这世界上人们没有关注的东西写在文字里,虽然文章它看起来简陋和草率,也值得被人们铭记。

这个年代大家的消费习惯和阅读空间都无限趋同,信息大爆炸的互联网时代,我们的选择,却越来越跟隔壁的张三李四没有明确的界限。

也许这正是像海明威说的:“我希望我能通过自己的感触来描写这个时代,同时我想让人们记住,我们真正的需求是多么的稀少。”今日一想,深有同感。

这个社会驳论足以引起社会学家的关注,我感觉到每个人都因为追求同样的美学标准和文学作品,而显得越发的郁闷和没有自我特点。

虽然我们的物质需求相对较少,但是我们的精神需求却永远都填不满(如果你自认为你反过来啦,那么你庸俗到无可救药)。每个人都有自我意志,每一个人的自由意志都决定了每个人他都有权利选择自己想接受的美学标准和文艺作品。所以,何必跟别人那么一致?

讲了这么多干巴巴的理论,还是没讲清为谁而作。

坦白说这个问题我也讲不清楚,因为当我们开始把自己和世界割裂开,我们就离世界和宗教的普世性越来越远。难怪每个人空荡荡的,没有一个确切的选择和标准。

理想情况下,你也可以通过一下午的发呆去跟自己的内心通话,你也可以通过看一片树叶上每个细微的脉络,看到自然界的煞费苦心,至于那些即将失传的歌谣也值得我们为之创作。每个人的生活里缺少一些深度和厚度,没关系,只要我们持续思考,并且以他人为中心,我相信源源不断的思绪将会跳跃在我的脑海,也踊跃在我们的笔头。

以往那种敏感的岁月一去不复返,我们都因为现实的磨砺而变得钝感,不再具有敏锐的思想和丰富的感情。所以抛开现状深层次讲为谁而作,本身就是成了巨大的空话。

但愿我们的生活里多一些体味,多一些嗅觉;少一些总结,少一些心灵鸡汤。

但愿每个人都能站得更直,而不是弯的更妖娆。

但愿读者能向自然的细腻和不朽经典致敬,而不是跟排行榜和畅销类书摊俯首称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