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北京,思维就空了!也许是因为热,也许还是因为热,总之,我不知道。

原本见识少的我,糊里糊涂地上完大学,就来到了充满机会和苟且的北京。北京很热,适应很难,北京人不友好,适应起来更难。来到这里几近一个月,我都是卷缩在自己的简陋公寓里,大气都不敢喘,一遇到什么不期而遇的惊喜,也总是惊大于喜。不得不说,我对内地人还真是充满了偏见。

北京,是一座历史记忆很深的城市,随便一个地名都能说出很大的缘由来。邂逅北京,并不是首先从老北京开始的,凡是带一点老字招牌的地方我大都没去。我去西单买衣服(非常大胆),印象中那里的麦当劳薯条很好吃;我去北京奥体中心,去了国家体育馆也去了奥体商场,让人很长见识。我还去了中关村,那是跟我想象中的境况差得很远,我以前还以为那是这个国家高新技术的策源地,但是我却被很多不友好,不甚清晰的人叫嚣了半天,知道今天还心有余悸。这让我禁不住唏嘘:苟且的商人和妓女并没有多少差异。

可我的脑子依然是空空的,没有麻木,但是还是经受不住任何追问。

这是一个会限制你思考的思考的城市,因为当你一开始思考,马上就会有新的东西会刺激你的感官,让你一下子觉得自己好渺小,物质世界好强势。

其实我来北京是有使命感的,我想帮助更多的人看看一个先进的地方,他的公民是如何思考问题,如何感受自己的这份优越感的。只是我自我感觉我被这个非常强势的地方排挤的不行!

无论是太阳,还是雾霾,无论是人行道还是地铁,总是让人感觉不到任何归宿。

所幸我还去了史铁生的《我与地坛》中描述的地坛,小说里那是很荒芜的,但是现实里他就离我的住所半公里远,而且被开发的宛若一个大妈广场舞基地,我看到有些人在跳郭庄,但怎么看怎么感觉是山寨货。地坛是我在北京的一个心灵坐标,以前就很爱史铁生,更爱他的不折不挠的生活精神,如今圣地已被帝都的庸人污染,我再也不想去了。

来这里才发现,原来以前偏激的历史观都有待修正,当年大批的朝贡团队来京讨好皇帝,留下了很多痕迹。即使很多极端的藏族人再怎么否认历史,但是大批的文物就摆在藏族人最能见面的地方,让我不得不感叹我们这个民族的愚昧。我以后会发现更多涉藏文物,无非就是在告诉我,西藏乃至整个藏区都他妈是属于中国的。

还让我怎么思考,一切都有了答案!

北京肯德基店告诉我,现在的世界标准越来越一样,图片和实物完全没关系;西单的店铺老板告诉我,一百块钱买一件华兰兄弟短袖那简直就是在做慈善;安贞养老院的负责人告诉我,你想帮忙给老人社区打扫需要取得相应的证件;陶然亭穆斯林饭店女服务员告诉我,一个人过来吃饭,怎么算都是不划算的………

也许这就是北京,他有他的规则,她有她的意识,它有它的标准饭点。

还有去了北大是一件值得大书特书的事情,不过怕会乱,暂且搁笔。

愿我的北京之行,能稍稍有点改观,我愿意为此而善待这里每一个人,每一件事。

June 22,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