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际上,我是的确忍受不了人们对问题的非此即彼的强盗逻辑,也受不了很多公务员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假仁义,人们都极度通过共同的认知来达到一直的追求,可见他们是多么没有自信心。总之,问题已经流离于问题本身,个人的情绪和倾向决定了一切舆论的动向。

我们坚持自己的民族语言教学没错,州级政府给地方教育事务定基调也没错,我们通过网络这个巨大的纽带来凝聚共识更是没错。实际上,三方都没有错!我们不妨看看教育的最大利害关系人,本来最应该成为舆论焦点的他们似乎根本就没有任何发言权。不得不说,那才真正错了!我们急于下结论,但是主角不再现场!就感觉庭审现场缺少具体的被告!

(待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