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眉宇间险些被异族人塑造成马踏飞燕的泥样里,生命的初衷在罪恶的轮回间受尽惩罚。于是,你善良无瑕的心如同你清澈的眼神一样,你浅浅的红颊不正是藏人同风雪和生死搏斗的印记吗?还有高原露天的天葬台上空盘旋的几只苍老的秃鹫,一起为你迷路的前世定格了今世的路途。

也许是前世的你离经叛道,使你在一片没有信仰的沙漠里浑浑噩噩,但不息的灵魂叫你牢牢记住了光辉的学识和勇气。所以,你又在茫茫人海中迟疑地拾起那些誓言。所以,我们在这个苍凉的大地上相识相遇,用深沉的悲悯去试图唤醒更多迷途中的人。你是如此地富有生命的灵气,有如此悲观地反抗苟活,只是你就像一个圣人一样看透了快乐的片刻和幸福的真谛。这就像佛如是说,你把笑声化作祈祷,把真诚当作教义,你就成了一片净坛,你完成了一种涅槃。

卡玛巴说过,我们将在极度相知的时候窥见到对方的呼吸也是一种幸福。

是的,真的藏人和前世的藏人,你的眼睛如同一把观音明镜把佛说的一切罪恶洗劫一空。

琼•冈鉴 二零一四年十月九日 晚

210琼子书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