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还是担心自己会不会再次陷入高考失利的噩梦,所以每一步的准备都有一层自我怀疑。我无从晓得八十天以后会面对怎样的匆忙或者坦然,或许是因为某种对认真的东西有天生的抵触,我所做过的一切只为了自己的事都要由考试匆忙地下结论。还记得五年前那个蓄谋已久的冬天,一行人拿着可怜的家当逃离家的束缚,生平第一次坐上了通往汉地的火车,那时候的我根本对未来毫无概念,而正是那个时候,所有的明天都是充满了希望和期待的。讽刺的是,天池旅行社最靠内的门窗紧挨火车铁轨,即使不是紧挨也已经近到火车每赶一趟,深秋里萧索的风声一起,总能非常认真地听到那个让人陷入回忆的声音。

考研的准备做的很迟,而我除了自我激励便没有了任何其他的可以宽慰的东西,我原本以为我所要经历的是一场破茧化蝶似得改变,但是各个科目上显然都没有任何长足的进步。大学四年硬生生地磨平了我的棱角,我没有了敏感,也没有了刺激,更没有了以前看个白云都能乐上半天的兴致,我感觉自己越来越跟自己最痛恒的那一类人相似,那些人怠惰,那些人自私,那些人眼高手低,那些人对自己的存在丝毫没有质疑。时间久了,除了怨妇一样埋怨自己的怠惰,自私,眼高手低,还有把思考当做生存的死敌之外,想必不修边幅的我多多少少有些跟别人不一样的吧。当我开始感觉到自己变得快要被自己鄙视的时候,原本的自信也将会变得迟疑,原本的善良也将会被质疑,原本的孩子一样的透彻会被岁月的成熟所迁就,我并不想这样。至少我有改变的勇气与决心。

我想在另一个心里话无处说的将来,我会非常感激自己,看到了自己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慢慢变坏的样子,并且想着去改变它。我相信一个好的开始就是你能认真对待你自己,和心理话。

今天从早上开始就没有离开过公寓,吃的全是馒头,现在渐渐地能感觉到胃酸口苦,连续的视频练习也让我的眼睛有些发酸—估计视力下降了不少,因为此次的征程让我如此艰辛,所以我没有任何退缩或怯懦的借口。想想自己所能给于将来更多机遇和底气,我就一定要跨过每一个艰难的关口。

我无意于给自己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灌一杯饥饿时的鸡汤,也无意欲借此又开始吹一个不着调的牛逼,我只想说出我心所想,就这样不太文学的方式溢流我的文字,我没什么大不了,只是太希望跟自己说说话,让明天看起来就是一个崭新的开始。

关于杰克开鲁亚克的《在路上》,我不得不坦白我只看过电影,但是我依然通过某种意念。感知到那个垮掉的年代里每个人都是怎样的躁动与不安,就像这样,让我自己也能完成我自己的追索之旅,去感受不安,感受被掏空的志向,去爱人,同时又让人爱。

不管怎么样,反思的下一步就应该是改变,唯有这一点毋庸置疑。

晚安!这个亲爱的世界。

晚安,同样躁动不安的火车。

晚安,我的热西!

晚安,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