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来到藏中,繁琐之事从未间断,对于一个像我这样爱清静的人来说,一连几天天都处于沉闷之中,接着就想起了相隔并遥远的家。今天是周末,我借着短暂的自由时光,便去郊外散散步。

夕阳的余晖深情地照向一片山村小镇,那温热的光辉充满丝丝地温柔。文都的临冬时分,太阳不是烤热了大地就是根本不露脸,很不理想。千丝万缕的阳光照在我身上,还有周围人身上,活像一尊尊活动的雕像。难得阳光这么赏脸,我且受用这一丝一丝的温热去观赏周围的风景好了!

举着缓慢的步伐悠悠地走向校门前的马路,压抑的内心顿然释放无尽的爱意---- 喜爱这给人力量与活力的夕阳。令人钟情的山一色暖暖的,站在余晖下,任寒风吹拂我的衣襟,这诗意的想法开始变成了现实,便觉内心安然了许多。学习日必须要有的周密的计划和激烈的竞争,此刻没有了。现在是苍山和夕阳陪伴着我,随我一起让寂静摆脱时间的束缚。在校门外是一簇不很明朗的杨树林,在斑驳的缝隙间,方可见山的“真面目”,如不细看,便很可能大意地漏掉了。一层一层趋高的山随视界的向外而愈高愈大,过一会儿黯淡了,听说那并不高耸的山丘上是古代的城墙,至今因学务繁忙没能去观赏,甚为遗憾。山层上隐约可见早已干枯的頽草和灌木丛。山在夕阳的光泽下发出金灿灿的光芒,如披上一层黄金的巨帐,又如撒满荧黄色的的粉质,又如为争宠而涂满金装的王妃。在零星的树缝间发出刺眼的光芒,随便换个位置都这样,让人看了甚是舒心。

马路上金黄的光泽领着我走向大桥下方的河床,那河床的右岸有一带颇有秀气的小树林,冬天的来临使它没有了往日的绿意。落叶静静地躺在大地上,踏上去沙沙作响,河床中央流水的金光射向我的眼里,使我不得不接受这个意外---我无法摆脱这强光的照耀了。河床边尚未融化的薄冰借着最后的阳光不断碎落在那并不大的河里,万类霜天近自由。那树枝上的最后几片叶子也开始了行程,飘飘地落向了水里,令人看了忽有落叶归根的情怀。

我兴欲已尽,慢慢踱着小步独自回来了。

 

2010年11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