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而回顾自己的大学岁月,虽然不很顺畅,但是也离2013那个漫长的暑假里给自己下的标准接近了不少。其中有反思自己的存在、提高藏文水平、谈一场近乎完美的恋爱,的的确确我都完成得很棒。但是有些时候就会陷入很痛苦的思索中,这样的量化真的是自己真正想要的吗?我并没有放开胆子去剖析自己,我对自己和未来都并不百分百坦诚,我没有一个可以推心置腹的朋友,对於爱情,我任然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文盲,许许多多的苦难都由我的爱人无私地承受着……

我孤独又持才傲物,当时间蜕变成一台凶残的个性绞杀机器开到我面前,我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般坚贞,我才发现我并没有多少可以傲物的才华,我也没有办法因为奉承别人而杜绝对俗事俗物的欲望。我真想自己能够变得温和,变得被人接纳,但是所有人,感觉都没有人能够理解我的想法。

每当寒夜的下午夜幕及早降临,远方的余晖愈发含蓄之时,我连同我们所有人,都在为自己逐渐落幕的青春悔恨不已,仿佛每一天的不作为都预示了我们匆匆地来到这个世界,终将只是一个过客。

但是我不能沉沦,我也不能害怕。最重要的是要往前走,催自己往前走,以抨击这个不清醒、不友好、不太好的世界。

2016.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