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笔记

夜是不深的,藏着叨叨不尽的絮语,西北的长空,肃杀中多了一份沉默。将校园里四处散落的橘黄色灯光收在眼里,在尘埃与大地的接缝处,若即、若离。

索性是不眠的,拢起衣服,拽上心情,去外面欣赏夜景了。化工楼下,一园杏子静静地睡着,轻抚着嫩绿色的杏儿,心中叨咕着:算上这一回,你们已经成熟两次了吧。

忽地,公教楼里传出阵阵大合唱的声音,我闭眼细听,不由感慨四涌。人生就像一场音乐会,有时高音,有时低音,有时舒缓,有时急促,小小的指挥棒,是那优美旋律的结合点,一张一弛之间,声乐的美丽便萦绕在耳畔。于时舒时缓,高低起伏间,感悟到的生活,它不也如此,开阖有致,又杂乱无章,最后总会形成一首属于自己的歌曲。

这一刻,我选择心静如水,没有喧闹和忙乱,没有任何活动,不走神,忘掉责任,可以使脱离外部世界的过程变得容易。可是,外部世界的声音总是比内部世界的声音音量要大,“大四”、“毕业季”、“欢送会”一类字眼,一拨拨地扎入我的心田,我唯有选择性沉默。本以为,不说便不想,却原来是自己绕了个圈子,心灵的低音远比现实的高音更有力量,重重地砸在我的心口,那滋味不好受。

于是,我不得不离开公教了。我要做的,是花一些时间来入静、沉思,“从现实中走出来”,从日常的境况,当前的忧虑、恐惧、灾祸的预感中摆脱出来。获得一个定期脱离时空限制的默许,去暂时忘却时钟、日历、社会、责任、义务,以及他人的要求。我要进入一个梦境的状态,把我的注意力转移到原发的思维过程中去,以求摆脱现实世界,进入诗意和寓言般的冥想。

高尔基告诫我们说:“不要慨叹生活的的痛苦,……慨叹是弱者……”人嘛,遇到了不幸、不顺的事件就应该悲伤,哪有人一天到晚总呵呵傻笑的。其实,一个人不论不快乐或悲伤,只要不是装出来的,就必有其道理,谁也不能命令我们怎么做,因为这是有违人的本性的。回想这两年的生活,磕磕绊绊中伴着自以为是的骄傲,算是坚持了下来。在这,我想借用罗素的一句话“须知参差多态,乃是幸福本源”。的确,我们的生活并不单调,有桃红柳绿,有百草丰茂,也有漫天黄沙,也有袭人凉风,更有考试和挑战杯的拌嘴与调侃。如今,两年的本科生活,如一叶扁舟,随风而去,湖面上留下的却是一圈圈扩大着的涟漪。

就这么想着,我看到了那一簇木荷花(牡丹),路灯微弱的光斑飘洒在它的身上,忽明忽暗间,可以看出它顶托着几个花骨朵,全是素颜,昂首挺立着,透着一股不怒自威的霸气。风拂过,似乎带来一阵清香,这却是那已经开过的花朵散发出来的。老花可以有如此的香味,不由得一阵欣喜,竟像孩子一样蹦跶了起来。毕竟,明天又会有新的花朵绽放了的,那一簇簇的骨朵,饱含的是希望。

也许是累了,转到了水景广场寻了个凳子坐下。不同于高原的孩子,我是喜欢水的,喜欢它的起伏荡漾,喜欢它的丝丝凉爽,不管是心情是舒畅的或是沉闷的,不管是天气晴朗的或是阴沉的,给我的是舒心,是松弛。我想起了朋友,朋友就是有交情的人,友情是最纯洁、最高尚、最朴素、最平凡的感情。一直恋恋不舍,是因为,他们会在你烦闷时送上一份绵绵心语或大吼大叫,寂寞时带来欢歌笑语或款款深情,有时我们一起如此如醉和痛快淋漓,转身他们又会是我得意时的一盆冷水。

此时若再往下自然地流逝,便会碰到浓重打击乐器凑成的锅庄舞,在这个黄土地里每周一次的锅庄舞就是一种我们存在和团结的象征。大部分音乐都不很好听,有几首我倒是特别留意过,听熟了,噪音特别重的音乐也听懂了歌词,似乎是在赞美季节流转…

能再有几首康巴弦子的有样便好了,这样想着,远处的音乐也停止了节奏,人都在一阵阵叫喊中若即若离….

美好的愿望依旧在心底,所有的日子轻松了不少,所有负重都是甜美的。有人说,过去成了记忆,我说,拥有的过去是永恒的。只要你不为天长地久而苦恼,不为失去的而遗憾,四年就不是一个小数字,长与短的距离只是相对而言的,永存的是心心相通。

气温降得更厉害了,只好返回宿舍,草草地钻进了很不严肃的被窝。也许累了,不一会就进入了梦乡。没有了失眠……

柔和的阳光斜挂在油松的枝叶上,显得那么安静肃穆,绿色的草坪和白色的水泥道上,脚步是那么轻起轻落,彼此的心中却是那么的激动与思绪波涌。望着你,好像暖风拂面,你时而像碧波涟漪的西子湖,时而像水花飞溅的乱石小溪,一颦一笑皆浸入我的心扉。如果说黑板是浩淼的大海,那么课堂也是我们避风的港湾,如果说课桌上的难题是暗礁,那么你的陪伴便是我的解法,如果说讲台是一道沟壑,你就是我的弧形阶梯。总之,有了你,天空中少有飘来的云,犹如你亮堂堂的心,一派高远。

俗话说,天下无不散之筵席。那一日,你告诉我说,别在树下徘徊,别在雨中沉思,也别在黑暗中落泪,向前看,只要你勇敢地抬起头,就会发现分离的阴霾不过是短暂的邂逅,不远处还会有一片明朗的天空。我懵了,虽已料到,却不想如此扎人,都忘记自己说了什么,只顾转身走了,然后一路狂奔。脚步不想停,我愿跑到天涯海角,便加快了速度,可越急就越容易跌倒,这一跌,我却醒了。

原来是一个梦,可这梦真实得很,恍若昨天。用庸人自扰想法来给自己宽慰,一把拉过被子,又合上了眼。

脑海中却依然回荡着那一曲合唱,带着那一份细腻的感觉,我内心平静了些许。我更相信人生是一场音乐会了,有起有落,有开有阖,演绎着不一样的精彩。

在每个人的心中,都希望在金秋收获果实,那么在寒意浸人的早春,是不是该卷起裤腿,不断地去拓荒、播种、耕耘,一直守候到可以收获的那一天。或许,这样就可以给青春划上一个完满的句号,以待岁月的沉积。

在每个人心中,都曾停留过那些值得怀念的人或事,也许还在,也许早已消逝,在茫茫人海中能聚即是缘,能笑即是乐。最终一切都会变成一张老照片,被我们放在20岁上下的年纪,久久不曾老去。

 

象雄•索娜姆岗鉴•唯色于

公历2015年1月27日午夜 210书台

愿音乐带给我们幸福!

Post Views: 28

All posts

Other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