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刚刚拿起手机是在七点。

然后此刻10点半我还在玩手机,我不知道,中间我又没完成,今天自己定下的哪些目标?烦恼总是不期而遇,会扰乱你的斗志。此刻床榻上的我面对着空空的屋子,面前的电脑系统关了,又开,恐怕是坏了。

空调嗡嗡作响,在北京的夏日没有空调,简直要命。我不知道我把这些破事说给别人听,别人是否有兴趣。甚至我不知道自己的这些破事说给手机听,手机会不会不耐烦。最近几天因为赶火车的原因,昼夜发生了倒置。晚上睡觉很晚很晚,早上又起不来。原本那个五点起床六点赶着坐公交去上班的我,最近天天迟到。

我会在北京这个巨大的都市里面,每天日复一日的路径,从住所到办公场所。一辆公交是123,另一辆公交也是123。往返每次都要一块钱,但是钱箱的上面标志着,每次乘车需两块。从民族出版社到佛学院,坐公交车太短,徒步走太远。最蛋疼的是,整个一路上全然没有风景可言,都是小杂货铺小食品店之类的,每天走在这条路上,就感觉不到自己在北京,而像是在一个西北的小县城。

每天走这条路充满了希望,我都希望在新的一天里能够学到更多,能够处到更有趣的人。每天下午从这条路走过时充满了现实的疲惫,饥肠辘辘。123路公交车带给我很多的启迪,每一天面对着很多异族人,那陌生的脸孔,它们长着一副非常刻薄奸诈的脸,似乎命运从来都是欠他们一样。我自顾自的听着自己那些他们听不懂的音乐,时而用脚拍打节奏,由此,我并不羡慕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和来这里寻找梦想的外地人。但是我没有排外,我哪个都不排斥。

我每天都想着如果有一天我有了可以自由挥霍的钱,我就会绕着北京的每一个环,每一个路都各自走一遍。我会去亲眼见证这个城市里我没有见到的,美好的,充满神奇的角落。这一定是一个非常不平凡的地方,所以每个人都恋他,每个人念叨他。

每个月政治特殊时期,北京的安保就会增加一个级别,这似乎在宣告这就是我们的首都。

之前我来北京的时候心里盘算过我一定要去一趟北大,北海公园,王府井,还有是腿残的作家史铁生的地坛,还有去亲自看看中关村的发展。到现在为止我去过北大、西单、还有地坛公园,时而给我震撼,时而让我失落,想必自己想象中的地方终究跟现实有一点点差距。我不怕,这世界会让我失望,因为我很乐观。

我虽然卑微,但是我一点都不轻视自己;我羡慕那些幸运的人,但是我并不因此而否定自己。

以前,心静的时候你会开始思考一些东西。还在北京不止快乐灵魂就跟不上,好久都没有感觉到自己酣畅淋漓的思考过某个东西。这里生存全靠经验,而不是单单去思考。

大城市之所以吸引人,就是因为我在小地方待久了。以前我总是见到某个自己以前没见过东西就会格外的惊奇,而在北京,所以惊喜格外的惊奇,所以也就见怪不怪了。在这里你才会发现我们以前所坚持的那些教条,有多么的可笑;我们所以为的流行,原来是多么的落伍。

唯一能跟那些小地方扯平的是,北京的人似乎都不太开心。所到之处每天都板着个脸,冷冰冰的看着招牌、看着手机、看着每一条城间道路上的斑马线。在这里什么都能适应,唯独不能适应的就是这份冷漠。当微笑和轻松。在这里变成奢侈品的时候,我才感觉到,以前自己哪怕是多么的不自由,至少也是真实的。

有空我就会穿一件体面的衣服多去走走。盛夏的北京,他们说很热很热,我们做好对抗热量的打算,但是我做好了去探索这座城市的准备。

北京。明天早上8点,也许8:15。那辆承载着我明天新的一天的123路公交车就会缓缓驶来。

每一个周末我都会仔细盘算,这周我是要去国家图书馆还是要去北大。

每天我都会吃得很饱很饱,就是为了弥补我小时候我时而饥肠辘辘的境况。

我相信每一天都是美好,因为美好都是自己心灵的产物。我如此执拗地热爱这个世界,也愿这个世界温柔待我。

晚安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