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引发的思考

在新一期的《十三邀》中,许志远对话搜狗创始人王小川——我们这个时代靠真正的实力成为标杆性人物的王小川。

实话说,要不是基于《十三邀》的节目认知,我对技术性的存在持有怀疑,甚至总是在担心是不是因为技术导致的效率第一原则渗透到我们的生活,才形成了我们这个时代全局性的道德旁观和价值抽空。很显然,面对着自己原本不懂的东西,先入为主的倾向总免不了狭隘的偏见。从某种程度上说,许志远的偏见也是我的偏见的一部分,这倒不是我主动选择找个队伍站,而是阅历或者思考的结果。

王小川是个了不起的物质世界规律的探索者,当他说道我基本能解释任何事情,不能解释并不是说明这件事情不可以解释,而是你没有那个能力去解释,甚至解释和下定义,或者将其划为某种物质活动本身都自带规律。这让我印象深刻,因为我之前一直都是相信总有物质世界的一些神秘部分我们无法解释,这个物质性的无解同时也可以对思维世界照成反馈,我还自诩为人类的思维局限之缘起。原来当我们充分发挥自己的精神力量或主体性意志努力,我们可以解释原本被我们视为局限的部分,思维的力量是的局限几乎不再存在。对于我这个相信思维改变世界的人而言,这是一个曙光,就像生命力上帝负责创造光芒,而人类自己选择做白炽灯一样,王小川先生振聋发聩的一席话,又何尝不是我生命力某个角落亮起来的白炽灯。

在原先的物质认知里,我一直深信时间的一维性。但是我并不知道人类对于时间的认知,往往是选择绕个道去解释空间世界,我们丰富到光陷理论和弦空间认知,却对时间的基本流向毫无概念。我们可以接受是过去的堆积是的现在成为可能,也可以退一步去思考是未来的形成绝定了我们的过去和当下的选择。我们对时间前后和延续性考虑的过于惯性,人类的所有元认知都建立在对时间的可以模糊化基础上,这就决定了我们习惯于思考事物的因果联系,因为过于相信因果关系的模糊性和误差,所以我们将某些不能自圆其说的东西调换成不可知论。这才是真正的局限。

另外令我很好奇的论点就是,世界的变化方式是从简单走向复杂,从一元分裂成多元,而人类的文明发展却更多地表现出趋同的规律。想想也是,当文明真真开始发展的时候,往往是多元被充分尊重的时刻,我们这个时代多元被歌颂,却在现实生活中被排挤,每个人都过分认为趋同带来的安全感让生活更美好。按这个逻辑,文化在某种程度上是更人类文明的发展模式是想违背的。这就是伟人为什么总是能伟大,即使他的思想谁的不会正确地践行。从某种程度上,庸众是趋同的,而人类文明进步的真正答案在多元上。人们歌颂伟人,是因为他们表现出的正确性,而庸众坚持趋同,是因为可悲的“找队伍”思维。从前的充满传奇色彩的生活方式被西装革履所变迁,少数族裔的文化被默默地“更正”,令人无限遐想。

除了这些之外,还给我留下了诸多的思考,但是限于篇幅就搁笔。希望还以机会和时间去再一次探索一下我们的物质世界和意志的力量。这场对话让我信心倍增,真好!

 

2018年3月19日  靖远县白银市甘肃省  中国

 

Post Views: 121

All posts

Other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