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兄乐园及其未来开发策划

འཕྲིན་སྟེགས་གསར་བསྒྱུར།

一.基于羊兄乐园及其未来开发策划

作为藏区首屈一指的自媒体平台,羊兄乐园一直以来秉承着价值中立,内容多元,时事化和内容沉淀为主要特色,孜孜不倦地服务藏族互联网文化,在很大程度上成了藏族诸多自媒体的引领者,为多元化内容为载体的竞争产品或同质产品产生了重要影响。

羊兄乐园多年来一直坚持使用藏文作为内容语言,互联网“积淀效应”日益强化的今天,极大地强化了自身的身份属性和市场竞争力。积淀效应是指互联网产品的出现次序跟其商业化开发成正比,即越早开发并且投入运营,产品商业化就越占先机。按市场化思路,羊兄乐园的商业化开发具备如下优势特征:

首先,用户众多且靶向性很准。一般而言,数量庞大的羊兄乐园订阅者和沉淀较多的用户,一般都是深谙藏文或关心藏文讯息的用户群体。未来我们商业化开发,将藏文作为主流语言,将藏区作为市场会是一个明智之举。

其次,随着藏族群众消费意识的提升和偏向于民族标签的钟爱,藏文信息和藏文主导的产品会平行于市场,羊兄乐园作为涉藏传播媒介大有可为。

再次,羊兄乐园的内容偏向于信息综合化。互联网内容在未来的生成方式必将是依托大数据,内容呈垂直化(做某一领域的信息深度挖掘并且以权威的形式)传播。藏区的自媒体无一例外没能做到深度内容的开发,表现出对泛娱乐内容和综合信息门户的偏爱。所以,做垂直化内容必将在后自媒体时代使羊兄再一次引领潮流。关于垂直化内容的侧重点,我在下面细讲。

最后,羊兄乐园虽然也开通了诸如豆瓣和微博等公共账号,但是对于内容分散且藏族年轻人群体的偏爱的信息类型上,我们的注意力却没有跟上。豆瓣和微博比起网易云音乐和哔哩哔哩稍显落伍,就好比藏族人的互联网注意力全在直播一样,我们应该争取在各个流行的公共账号上活跃出面,以不断开辟年轻用户,因为藏族互联网产品的目标消费群体往往是藏族年轻人。

对目前的产品上述认识和定位,得以如下策略分析羊兄乐园的愿景:

1.内容产生策略:以往我们等待投稿来挖掘精品资源,往后商业化开发不妨换个思路,对牛人开设专栏,对普通用户开设公共博客的投稿渠道(参考赞普网),自己制定内容规则并制作原创内容都可以显著增强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参考“大象公会”和“知识分子”微信公众平台。

2.绑定互联网商业化业务:以往羊兄乐园投放广告来盈利,单个广告投放时长达一个月甚至更长,直接投放广告会让让读者下意识地感觉被消费,单一广告投放时间过长也容易审美疲劳(参考电视广告)。往后我们会通过挖掘民间的商业产品并加以推广销售,我们来推广宣传并且参与销售,这样改变广告营收的单一盈利模式。藏区的特色产品从鸡爪谷粉到藏药面膜,到处欣欣向荣,遍地开花。这方面可以跟参考“趣觅”和“阿克卓巴”的做法。

3.建立分账号:这就涉及到我上面提到的垂直化内容开发,垂直化内容开发的前提是我们事先具备挖掘信息的能力。要做我们擅长,同时广大的订阅者兴趣点较高的内容。我们可以建立分帐号,分别增设少儿科普/少儿板块或专门公众号;文学/翻译板块;商业/广告/旅游板块;娱乐/民俗版块;藏传佛教板块;藏区学术/新闻板块等。我们只要把内容挖掘的充分,即使一周发一次内容,一周才一条文章,订阅者也会有所期待。往后分帐号的内容不局限于语言,文章结构,还有文章的面向对象等,只要是订阅者感兴趣的,我们就采用。

4.无差别内容生产:比起其他微信公众平台,羊兄乐园最大的优势在于其气度,别的公众号受制于某个元素或具体的地域,所以即使存在也往往覆盖面很小,羊兄往后也要坚持无差别的原则,不仅仅局限在拉萨或自治区。只要是影响面足够大,五大藏区(含夏尔巴和拉达克)的涉藏信息都可以转述。

(我大学的时候有一个朋友,有一次我们谈到羊兄乐园,当我问他为什么没有订阅时,他告诉我他原先是订阅的,一直喜欢羊兄对热点话题的报道和反应,往后因为一阵子都在推送一些拉萨或自治区的讯息,就觉得羊兄乐园的定位受限,所以就没有继续订阅。这个问题有很重要的参考价值)

5.在排版上下足功夫,在订阅者眼光越来越刁钻的时代,羊兄越来越怠惰的排版简直就是在自掘坟墓。我能理解你在雪堆白很忙,但是订阅者不太认识阁下你呀! 优美的排版不一定增加信息本身的价值,但一定会增强用户粘性。优美的排版包括适当的留白,图文交叉,重点部分的标黑,作者信息和版权信息的优雅呈现,还有流行设计元素(流行搭配色,恰到好处的颜色和文本框使用等)的实践。

6.开通其他主流平台账号:我们是依附在微信公众平台上的,归根结底这也是一个账号,为了利益最大化,我们需要增加用户的认知度。藏族年轻用户在互联网渠道上大量分散,如下互联网媒体资源库我们可以撒网—–抖音;快手;美拍;微视(均为直播平台);网易云音乐主播电台;喜马拉雅电台;蜻蜓FM;企鹅FM(均为音乐电台类);优酷;哔哩哔哩;腾讯视频;音悦台(均为视频平台);知乎;简书;zine;bear;豆瓣阅读(均为文章平台)。我们大可以一个文章多方使用(或一个资源多方传播)以增加曝光度,用来增加文章和产品的点击率。即使互联网用户分散,但是信息还是能推送到对方,各个主流资源库的大数据推荐算法可以保证信息通畅。(大多数藏族用户都习惯在主流APP搜索藏族或藏文,机遇不可缺席)

7.广泛采集其他公众号内容,转载精品,集中精品内容。为了商业化运营,适当地放低身段无伤大雅!

8.公众号信息那么多,大多数人已经对繁多的信息流无所适从,适当地精简内容,按公众意愿向公众关注度最高的内容倾斜也是符合商业精神的(毕竟,订阅者就是上帝)。我们搞内容开发,首先要做的心理准备就是如何精简内容。精简不是砍掉数量,而是把控文章的规模和用户相关性。

9.自主生产精品内容,自主开设专栏,自主翻译一些精彩短文,自主引用一些已经从诺诺或雪堆白,创业大会等处获取的信息也是可以极大程度上优化人们对羊兄乐园的认识。(很多人的认识中,羊兄乐园一直在转载别人的文章或接受投稿,而非自主生产内容)

10.内容杂志化,连续迭代地产生内容。一个杂志最核心的东西在于其可以延续或迭代,互联网产品想要经得住时间的考验,内容的迭代和延续非常有必要,这个方面有我在科普出版社当编辑时候的很多感想,往后我会详细阐述。

第二;互联网新媒体产品开发及其社会适应性探讨

我在西北民族大学大学生创新实践中中心新媒体工作室工作期间,补足了对新媒体的一部分认知。但是考虑到新媒体的形式和趋势都在不断地发生变化,三年前的互联网思维放在现在唯恐显得落伍。新媒体广泛指借用互联网工具和生态思维构建的信息传播方式。所以我简要叙述一下我对新媒体未来发展的一些见解,可能有部分内容稍显老套或者啰嗦,敬请谅解。

  1. 人们的选择会更加多元化;对互联网工作者而言,这就意味着要时刻具备观察流行趋势的习惯,还要对已有的流行趋势做理性的观察和分析,争取在别人的视野里看到商业化的可能性。针对用户注意力分散的情况,我们要理所当然地在各个媒体平台上分析为何其持续存在或流行的原因。(参考还有相当一部分人在使用早已不流行的唱吧这个软件)

  2. 媒体渠道分流现象凸显;同一个媒体上,资源被标签化,内容被群组化,所以即使做一个媒体资源,我们也要考虑其进一步探索挖掘的可能性,用户的习惯和爱好是无穷无尽的,日喀则谢通门县的尼玛扎西(虚拟人物),极有可能对内地西藏班的高中招生信息感兴趣—–几秒钟之后手机会转到他的快手主页看附近的人拍出来的视频短片—-恰巧这时他在网易云音乐上给韩国某男团评论的内容被江苏南通的某网友再评论。这个例子当然是理想化的,但是新媒体时代的复杂程度就是这样(想想五百万藏族人,大概近三百万人会使用这些东西)。

  3. 内容为主的理念不会更改;信息的价值在于内容,而内容的选择千奇百怪。严肃的内容比较小众,喜闻乐见的内容通常不需要多动脑子。我们在扮演商业化的角色时,要以群众喜闻乐见的内容为导向,但扮演公众媒体时,我们要尽可能选择严肃内容。在内容为王的时代,寻找牛人是唯一的出路。所以我在前面也说过可以设立专栏。这方面参考萨乌奇先生的“本我主义”公众平台。

  4. 民族标签的产品会越来越有市场(民族产品要在服务和价格上向消费者意愿倾斜);(可能有部分本民族心态,所以不够理性)

  5. 移动端的使用习惯会保持较长时间;PC端成为霸主延续了近四十年,根据摩根迭代原理,接下来的十五年(智能手机普及已过近五年),无论从人们的购买力还是从内容生成的方式上,手机端会一直占领人们的视线。而藏族的互联网还在PC段尚未普及,所以跨平台是我们未来一段时间的工作着力点。

  6. 仿制的互联网产品盈利空间变小,除非另辟蹊径;尽可能开发崭新的互联网媒体平台,依附在其他平台或仿制其他互联网产品会让盈利空间缩水。互联网的精神在于资源的共享和渠道的创新。

  7. 藏族的佛教和旅游文化,娱乐影视文化会是最甜的蛋糕;不要等别人做,我们可以引导藏族网民做这些内容。

  8. 鉴于藏文使用者越来越多,互联网产品使用藏文的实用意义会大于象征意义;

  9. 利益均沾,技术分摊会有助于形成推广效应(而不是搞技术垄断);通过视频教程的录制和推广,用公益的手段传播各种计算机操作和内容生成技术,依托群体催生高质量的内容,我们来推广这些内容,以盈利。如免费教热爱影视翻译的人如何制作藏文字幕,然后将成品的影视资料借由我们的平台商业化传播。

  10. 版权灰色现象会改变,内容生产的难度会增加;版权问题一直是一个困境,这个问题以后再冷静下来思考。

Post Views: 47

All posts

Other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