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3日

2016年12月13日

总是有一种剩下的日子越来越少的不祥预感!(题注)

就在一个下午,在上一本无关紧要的书,待在一个不甚安静的天窗边,独自回看以前的读书笔记。会进入一种只关注精神的世界,无需道歉,无需愤懑,更用不着遗憾。我喜欢这样的时光,舒适和平淡,不事喧哗,连同之前写的充满虔诚的笔迹,只是单纯希望这样的日子能持续伴随我余下的时光。

临近期末,大家格外浮躁。这是我在大学的最后两场考试,需要准备的东西很多,就是本能地不想投入过多的精力。大学于我,机会多过丧失,幸运多过遗憾,无知多过成长。四位教授给了我保研推荐的资格,我想来想去就拒绝了。我不想欺骗自己去向讲台和泡沫学术俯首,在我看来,当惯了小丑的一些同学朋友纷纷投靠寥寥无几的所谓选择,持才傲物的周围人也全然没有多少资本和资历去赢得我的好感,在思考和创作两个路上,我的大学四年多少只是我个人的赤子之路。孤僻,安静,沉淀,富有意义的感动,都发生在这最美好的时光中。

我不愿意做一个“听话”的人,这就是大学给予我的最珍贵的精神价值。

2016年即将过去,但愿往后的日子里能多一些坦荡,少一些荒废。也希望自己能坚守内心,努力思考,每一天都所进步。未来注定了混乱,我想我能保持清醒,保持思维的乐趣。

2019年8月8日 周四 下雨天

2019年8月8日 周四 下雨天

今天一整天都在下雨,连个庭院都没迈出一步,就在屋檐下荒废了一天,书读不进去,手机也被老四拿过去玩了一天的吃鸡游戏。能沉得住气,也是因为昨晚睡不着觉,独自醒来操作elemenntary os 系统,毕竟这个版本的Ubuntu系统实在是充满了诱惑力。

但是昨晚没能操作多少,就迷迷糊糊睡着了。今早开始操作,然后就发现了很多本该不必要的bug,美丽仅仅是美丽本身,并没有因为看着流畅就少了很多麻烦。从软件安装源到中文输入法漏洞,从开关机不灵活到可更改的余地少等,不称心如意的地方不胜枚举。早上基本上用优盘安装了三四次,均告失败,下午总算安装好了,然后才慢慢悟出了一些基本的操作逻辑。linux系统虽然作为人类的共享精神而诞生,但也因为知识共享,所以质量和操作体验远远不如商业化的操作系统,这真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好在他表现出足够的稳定性,搭载在各个服务器系统上都得以胜任(可惜我目前还不至于财大气粗到购置服务器)。

说到服务器,18年呕心沥血的1376系列站群已经因为没钱支付服务器的租用费用而停止营运了,这一停运,让我念念不忘的2018年就此告一段落。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个网站,正是因为这个网站,我开始入门网络,开始有了独立的作品,也开始被远在华盛顿的境外媒体报道。我的24岁烙印在1376网站的每一个网站链接上,搜集出全西藏最全的藏文网站链接;毫无畏惧地翻译出每日更新的国际新闻;创建藏语故事网;创建藏文文法网站等。

进步从来就不是一蹴而就。

晚饭因为是老四的生日,全家人在家族群里发了大概200多块钱,早上开始老三就去买肌肉和蔬菜了。所以晚饭也就理所当然地吃鸡肉,鸡肉是庭院里架起来铁炉焖制的,很好吃。鸡还剩着一半,日后慢慢吃。

正当我躺下来开始去学习公务员考试的数量关系时,班级群里发了一个阿坝州若尔盖县藏文中学到西南民族大学招聘老师的消息,顺着条件读,感觉自己没什么问题,就是明天可能要赶往成都,10号上午报名,下午考试。给家里人说明好情况,买了火车票。

没错,明天早上就要出发!

2019年7月23日 週二 時晴時雨

2019年7月23日 週二 時晴時雨

今天一整天都把經歷用在了去領取教師資格證,基本上都在路上。堅持了兩年,總算拿到了這個理所應當的教師資格證,真的很開心,路途奔波很累,但是內心深處一直都充滿了難以述說的激動和興奮。

其實按理說應該給教師資格證寫一篇自傳了,因爲陳舊的官僚系統和低效的公共通訊渠道,我一直在領取教師資格證的路上吃了比常人更大的苦頭。原本一個漢人可以輕鬆考到的證書,我卻用了兩年和近乎10000元的投入。一把辛酸淚,當總算拿到手,我卻並不像得到其他東西一樣單純只是莫名傻樂,而是一種沉穩的感覺。我是真心想當老師的,最好能教點語言類的教師職位,我覺得我會是一個出色的老師。這個時代,資源總是配置出錯,一大幫根本不適合當老師的垃圾活躍在講臺,二每個人都希望自己的孩子碰到個好老師,卻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志在從教。我們從社會新聞看到師生關係的惡化經常佔據人們的視線,教師地位的卑怯讓更多的老師在渺小的崗位上膽戰心驚,國家虛僞地天天將提高教師待遇,卻從來都是一紙空文。縱然有教育減負之類的合理倡議,卻總是被校方和家長兩方面帶來的升學壓力壓得喘不過氣來。三尺講臺原本是所有人最理應敬重的聖地,如今卻被過分功力和勢利的社會現狀淪爲職業之殤。

因爲自己志在從教,凡是教師相關的新聞我都會耐心關注,並且陷入深刻的思考。我只再回感同身受地考慮將來的藏區會不會發生雷同的慘劇,將來的自己要獨自一人面對相似的境況應該如何應對等。但是,作爲一個老師,我覺得如果有足夠的奉獻精神和守法意識,禍患的概率大概是會少很多。我覺得自己既要有絕對的精英意識,又要想盡辦法思考和提升自己,爭取在瑕滿一生內多培養一些有溫度的人,奪取喚醒一些積極的靈魂。如此,在年少輕狂時爲拿到從教資格證書而披荊斬棘,也算配的上。

今天早上五點辦起牀,趕着六點的出租車去門源,再坐動車去西寧,從西寧轉轉公交車去平安找教育局。但問題就卡在這兒,天殺的行政系統全員從平安搬到樂都,聽說是市政府部門都已經搬到樂都了。這是我生平第一次不得不硬着頭皮去樂都,樂都給我的影響很糟糕,但好在樂都也覆蓋一些藏族人,總體來說比青海早已漢化和綠化的地方要友善一點,路人也基本上面相姣好。

新的教育局在文化街,一個百廢待興的地方。雖然路口的基礎設施一改不全,但進了戒備森嚴的市行政大廈(嚴格來說是所有的行政部分都規劃在一個富麗堂皇小區內),嶄新的樓宇和綠化的程度,一下子就能區別開來門口的雜亂和喧囂。公務員還是對自己很好的,當年和坤書說:喂民先喂官,如今政府估計也是把這個充滿着厚黑學色彩的官場教條應用的很嫺熟。雖然樓宇是新的,標配的清潔工衣服上都是一塵不染,但是裏面的工作人員還是不改欠扁的那一股德行。語氣粗糙,待人冷漠,似乎新分配的辦公樓亮白的牆壁並沒有辦法是他們稍許潔淨。教師資格證自己動手找,文檔自己動手翻,就差最後的泥印成了公務員最坦蕩的存在感。就連這麼一點破事,她還給我印的似乎資格證是僞造的感覺。媽的,我真的很生氣。

每一次面對這些冷漠的公務員,都是訓練出出類拔萃的脾氣和耐心。這些丑惡的嘴臉總是那麼地擅長讓人喪失尊嚴,讓人懷疑人性的可塑性。罷了,反正證書拿到了可喜可賀,餘下的,就全當小人之言吧!只希望自己以後從事什麼工作,都能給人溫暖,給人體面的尊嚴。

回來路上,樂都火車站的售票員(單看長相和語調似乎是藏族人)很友善,心裏多少寬慰了許多。一口氣買了從樂都到西寧,再從西寧到門源的動票,兩張票上下車交匯時間很短,以至於在西寧火車站像個傻子一楊瘋跑,纔算趕上火車,火車上從西寧到門源好像都在喘氣(肺部好並且不經長鍛鍊,總會是要付出代價的)。從門源是做了各色人等疊加擁擠的小班車,在密閉得空間裏一路悶着過來的。

路過草原站就下了車,轉頭就去編輯羊兄樂園。飢餓和疲倦纏繞,但是好在今天該發什麼伊西大哥都有了安排,沒有平日裏因爲找不到合適的文章而焦頭爛額的情況。事畢,啃了兩個北京方便面,去黃燜雞飯館點了一碗微辣的那種。獨自騎着小電動車回來乖乖躺下了!

對了,跟白姆說了一些話。好舊沒跟她微信聊天,語言都快生疏了,她說,你又開始不會說話了!(打個圓場:其實不是不會說話,而是玩笑的點她似乎沒搞明白)

今天微信裏熱議安多某各地方用食物做伏藏,這似乎是有一個宗教鬧劇,在朋友圈當了一陣子的“噴子”,正面反面的聲音都有。面對宗教種種荒誕之事,廣大知識分子和公務員羣體都陷入了慣性的沉默,我一定要說出來這些鬧劇讓明白人思考。不然,留給未來的,豈不是連最後的沉默者都難以面對的遺憾!對此,我也有一句前歐洲人的墓誌銘貼在這裏:

”起初他們追殺共產黨員,我保持沉默,因爲我不是共產黨員;

後來他們追殺猶太人,我保持沉默,因爲我不是猶太人;

在後來他們追殺新教徒,我保持沉默,因爲我不是新教徒;

最後他們磨刀霍霍向我衝來,這時再也沒有人替我說話了!“

雖然言辭激烈了一些,但道理是恆久的!

 

 

ps:充滿自豪地隨日記附上教師資格證封面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