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1日 週二 晴

2019年10月1日 週二 晴

今天是中國共產黨宣佈組建社會主義政權70週年的日子,真是日了狗了。

本來心情就不大好,沒想到一整天都是不順心的事。微信里,健忘的藏族人大規模地跪着唱讚歌,還有一些是跪着示好,動不動都是70週年獻禮,我獻你個大頭鬼。很多人急急忙忙地截屏了一段班禪大師在彩車上出現兩秒的鏡頭,大肆在朋友圈里刷存在感。既然屠殺同胞的政權會被被屠殺者的後代唱讚歌,我又沒什麼非要說的話。

果不其然,我就把朋友圈里涉紅的帳號都清除了,畢竟有多了一個優化朋友圈環境的機會,何樂而不爲呢?

去等阿柔大寺的車費了大概一個小時,要不時能聽點普布朗杰的歌,早就瘋了。回寺院發現,因爲國慶的關係,僧侶們都放假到傍晚,一整天僅有的課似乎也上不成。回到僧舍里看了申論的技巧部分。

你能想象現狀能有多壞嗎?就像今天啊!

不光彩的東西已經開始週年紀念,自己一直滿懷希望的 同胞居然如此缺乏判斷。操蛋的公共交通需要讓人對一段15分鐘的路程等一個小時,而且沒人解釋。嚴肅的課堂時間就因爲統治者高興而解散,誰都不會對你提前通知一聲。代表公共公共服務能力的入職考試,培訓機構居然教的只是如何投機取巧拿高分。真是,這他媽都什麼破事啊!

日月昭昭,何處顯光明?

2019年9月4日 周三 晴

2019年9月4日 周三 晴

只是平常小事.

起床已是10小时有余,购置的书零零散散到了几本,如果还执意留在快递站,就那些穆斯林的服务意识,准会回寄给北京。为了自己难得的生活经验,我就开着家里的破摩托车出发去集镇。

集镇小,快递站不难找到。很赶时间的样子就会来了,在家里,看了一个下午的公务人员考试资料。资料分析部分还好,逻辑学的部分似乎是在贬低我的智力。学着弄得自己一身脾气,真是无力评价。如果不会考试就可以稍微收敛一下嘛!也不看看汉语的那股老弱病残的德行,连说话成文都费尽,还学别人拼音文字的逻辑推理。除了让自己看着似曾相识的文字汇集在一起而倍感焦虑之外,狗屁都没学到。中文自带文艺的典雅,但是要说将其看的严谨且用理性定义事物,短板还是不少的。近些年,因为互联网表达的兴盛和平民语言的发展,汉语原本就有的高雅,都被污染殆尽,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汉语不仅本身是短板的集合,而且离原来的优势也越来越远。

晚上无聊,看了一些脱口秀和博文,临睡已经过了十二点。正因为喝了四包雀巢咖啡,估计要到熟睡还是需要一点时间。

 

September 4, 2019, Wednesday, sunny

It’s just a trivial matter. It’s more than 10 hours to get up. The books purchased are scattered to a few. If you still insist on staying at the express station, those Muslims’ service awareness will be sent back to Beijing. For my own rare life experience, I drove the broken motorcycle at home to go to the town.

The town is small, the express station is not difficult to find. I will come in a hurry, at home, I saw an afternoon public service exam information. The data analysis part is okay, and the logic part seems to be demeaning my intelligence. Learning to make yourself a temper is really powerless to evaluate. In addition to feeling anxious about bringing together seemingly acquainted words, the shit did not learn. Chinese comes with the elegance of literature and art, but it is still a lot of shortcomings to say that it is rigorous and rational. In recent years, because of the prosperity of Internet expression and the development of civilian languages, the original elegance of Chinese has been polluted, so in a sense, Chinese is not only a collection of shortcomings, but also an advantage from the original. Also getting farther and farther.

Bored at night, I watched some talk shows and blog posts, and it was already past twelve o’clock. Just because I drank four packs of Nescafe, it is estimated that it will take some time to get asleep.

2019年9月1日 周末 晴

2019年9月1日 周末 晴

早上醒得早,两个手机轮番响闹钟也确实让人没有办法理直气壮地睡懒觉。因为是早上七点起床,所以整个早晨似乎都格外漫长。早饭给自己做,炒熟的花菜混合了浑浊的自来水,再加上锅底被烟熏而脱落,总之黑乎乎的白色花菜,怎么都没办法提升源自早餐的幸福感。

从家里要了300元来购书。其实300元远远不够,但因为碰上开学期特惠,七七八八买了四种材料,才花了150.剩下的钱也不得安分,统统都交给按揭贷款的还款部分了。正因为赶上九月月初,各路收费开始狂轰乱炸再手机屏幕上,先是移动的花费,然后是微粒贷的还款被电话录音逼着还款。好在我前前后后还了200元,加上丹增姐手里翻译费用600元,剩下罗松求措江湖救急,可算补上了,接下来的财务账单会好看一点,至少到9月22日之前。

上午忙着看一些闲书,着实不记得有什么要紧的事可以被记录。一整天都没出门,喝了很多茶,新买的茶叶简直就是胡闹,什么味道都没有。下午开始翻译《圣经》,藏文的原文有很多谬误和错译,这也就说明了为什么藏文版本的圣经一直就不登大雅之堂。以后如果能分配出一点时间,我情愿自己投入一部分精力去纠正并优化一下这本圣书。

阅读并学习《圣经》是我大学里做过的最前卫的事。藏族人对宗教饱含热枕,但是对与其他宗教还没有宽容到能去主动学习,当时作为选修课,看老师放了一个学期的《圣经》电视剧。后来我便开始自行加入一些英语角,跟兰州大学的外国人学习福音。我很喜欢圣经的很多优点,实际上,作为一部宗教经典,圣经朴实的语言,瑰丽的想象,饱含深意的隐喻,还有严谨的行文结构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影响。甚至我自己都感觉到了我的写作语言在有些时候就会有意无意地像圣经靠拢。大学里泰勒先生赠与我的香港圣经公会简繁合本版的《圣经》,也被前女友带走之后就沓无音讯,怕是已经弄丢咯!

圣经的第六部分翻译完毕后,天色渐黑。看了看老友记就睡下了。

2019年8月30日 周五 小雨转阴

2019年8月30日 周五 小雨转阴

早上,尽管屋子外面是淅淅沥沥的小雨,但弟弟要上学,就早早起床帮他收拾行李。他走后,家里就剩下我一个人,凄清凄清的。

中午之前一直都没干什么事,早上冷,躲在被窝里看了枪版的《速度与激情》,真是见鬼了,一点都不好看。老五中午回家吃饭,但我没来得及做,等我反应过来饿了,我就匆匆地给自己煮了一碗泡面。泡面吃着吃着就会恶心。

下午一直在思考着搜索引擎的事,连雪莲花老师的ppt也搁置了。搜索引擎最大的问题其实还是我自己的担忧,一旦用户量多必然存在枪打出头鸟的隐患,但是搜索引擎的价值在于访问量。矛盾的不行,我还是觉得无论数据库在哪里,都免不了隐患,所以还是选择国外的托管平台和服务器会更靠谱。从下午一直忙到傍晚,一直在研究搜索引擎的方方面面的问题,甚至逛了一天的域名平台,一口气选定了qosum.com这个名字,也可以买下amdo和kham,还有utsang等几个附属域名,该问的都问了,域名虽然在当下不算什么交易,但是好的东西都被人抢占一空,想要在矮子里面拔高,显然是要大费力气的。

临近傍晚,给自己煮了一锅米饭,用前天晚上买的花菜烧了一顿,没人陪着吃感觉食物也都没味道。趁着吃饭,打开了《杀死比尔2》,昆汀·塔伦蒂诺真是解救了一天的无聊啊!希望以后能多碰见乌玛·瑟曼一样刚柔相济的女人(真是好啊!)另外,比尔讲故事的能力真心不错,可以学点。

晚上躺着做了30多套语言理解的题,正确率95%,其实这不是我的预期。作为我长久以来被各类语言规则和词汇熏陶的我,怎么着也不能丢了脸面,我一定要争取100%的准确率,无论是基于方法,还是基于积累,我都输不起。

无聊的日子,或许只能用流水账来应付。可能生命的绝大多数时候,我们都只配无所事事,偶尔有一些出格的情况或者值得铭记的时候,才说明了一个人能到底能在沉闷的日子里拔高多少。汉语古诗里说,守得云开见月明,大概说的就是这个吧!

2019年7月21日 周末 一直阴沉

2019年7月21日 周末 一直阴沉

周末不工作的原则坚持下来了,尽管帮着卓玛加老师看看他那进了水的笔记本电脑。今天没看书,倒是看了《穿越西伯利亚》这部片子,遗憾很少。状态还是半死不活,感冒已经欠我一个健康的身体一个多月了。去打个篮球,无论怎么使劲,队友和我都太逊,始终没赢下来。然后家里说要有大事商量,其实就是老二想要去昌都那边开饭馆,协商带着父母一起,要我凑起一些钱,大概一万多。正当我开始四处讨债时,发现银行卡和手机号码不匹配已经很久了,所以存取都是麻烦,所以想着去领教师资格证的同时,顺便改一下银行数据和电话卡。信息化是很方便,但是也很麻烦。

闲着挺好的,至少当有一天我开始被生活负重累累的时候,还可以回忆一下此刻的我是多么的放松。

说出来可能是是一件大事,我可能研究透了搜索引擎的原理,从刚开始学习代码到如今,开发一个搜索引擎一直是我的梦想,以前我期待云藏的开通,等到实习那会真看见了云藏的页面就失望透顶,决心自己来。一个python写的程序好像可以在vps上搭载纯藏文语种的搜索引擎,无奈vps一年大概300多,真不是想入手就能入手的。未来的日子里先试探试探,总归是好的。我觉得创业的领域,技术已经越来越不占位置了,因为技术的获取和学习都没有太难,难的是商业化,让一页页代码产生实际的内容价值。

最近也没什么人联系,内心充实,但还是显得很寂寥。一个人独处时精神的自愈,但跟其他人在一起确是愚人的狂欢。

最近的思考全都集中在对未来的想象,可惜已经是来到未来的门槛前,因为自己的无能为力而进不去。就像卡夫卡笔下的K独自面对着那莫名其妙的城堡,我的城堡是沉重的现实,是可见可猜的,可能不按照别人的生命痕迹按图索骥——虽然来自大地,但都走向毁灭。有意思的是,我的名字按现在的叫法khyon khangey,横竖都是K打头,莫非卡夫卡先生说的就是我?生活这城堡实在是阴沉,精致地装潢却还是残败不堪,风携带着毒气,屋顶上乌鸦再叫,守门人拙劣的说辞也还是很荒诞的。

因为已经写了整整一周,也从过去一周的日记脉络里审视和反观日记到底应该怎样写。脑子太乱了没什么正经答案,可能就是说说当下的情绪和偏见,过分认真了,就什么都不好玩了。坚持写日记显然也没有对我的写作能力有刻意的提高(毕竟才写一周,说这种话未免过分揠苗助长)。一个经验就是,当日记里总是谈到我我我,其实就是开始了美化自己。日记里我要说真话,一定要说心里话。

周末的最后几分钟,希望卓玛加老师电脑键盘里的水早点蒸发,希望日后还能再见到《穿越西伯利亚》女主角的新电影,希望感冒能早点好起来,希望往后打篮球能多少遇到些球技好的队友,希望我能早点凑齐这笔钱,希望搜索引擎能顺利搭建,希望我能微笑着面对生活这尊城堡,希望记日记的习惯能一直保持且努力说真话,希望…….

但更重要的是,希望拨云见日!

2019年7月20日 周六 晴转多云

2019年7月20日 周六 晴转多云

因爲吃了藥,感覺腦子不受控制。

感冒還沒好。掃黑除惡的錢下來了。九點起牀前看了木心先生的《哥倫比亞的倒影》,想到的不是瑰麗的歷史畫卷和個人思考,而是大學時初讀的那種情愫。那種左腳邁楚辭離騷,右腳邁雅歌香草山的木心,曾經是記憶裏最美好的文藝形象。

到辦公室的路程比較曲折,原本是去找的一碗炸醬面,但是繞到舊城的才發現那家店早已倒閉了。害得又繞到交通賓館那一側的穆斯林飯館去吃飯,因爲感冒的原因,嗅覺下降了不少,基本是吃什麼都吃不出味道的感覺。一陣狂喝水之後後背就汗溼了,一路上理直氣壯地邊思考邊走,現在已經忘記在思考什麼了。

辦公室很冷,新聞更冷,放眼望去沒多少好消息,如果排除中國特別版谷歌項目最終宣告流失之外(那是意料之中的事,所以新聞放出來,一點都不驚訝)。草草收場今天的羊兄樂園之後,對其他的事情毫無興趣,好在書包裏揣着《喜馬拉雅彼此》,一股腦衝到林卡去讀書。楊絮在七月中旬已經少了很多,加上最近雨水頗多,還是勉強守住了令人生厭的飛絮。

兒童休息區少有人來,即便來了,也只是惺惺作態拍些照片便走了,還是很安靜的。真不知道如今的孩子們何以一整天都沉迷於網絡遊戲,而不再對樹木和野花感興趣,從他們過分早熟的語言中,大概也能看出童趣的缺失。如今公園裏五彩繽紛的場地早已吸引不了他們,空對着全面屏手機喊打喊殺就成了他們的唯一共識。

今天看得書很有意思,講到了很多充滿宗教美感的話題,也引出了不少值得一看的藏文典籍,至於細節,用方塊字很難說清楚。加上現在藥勁上頭,實在是懶得動腦筋。

就這樣吧,挺無聊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