岗鉴日记

问:我是谁?答:我是“我”;问:我从哪里来?答:我从过去而来;问:我要往何处去? 答:我要去永恒的未来。

2019年8月14日 周三 晴朗 昨晚的夜色,真美!恰如整个世界的哀伤都寄托在浩瀚的星河里,每一个饱受寂寞的灵魂都在黑夜里流窜。对于星空,我满是情愫,无论是康德的“二元世界”还是几米的星空,亦或是艾克苏佩里的小王子,无边的宇宙终...

发布 0 条评论

2019年8月12日 周一 晴朗 兰州之后我似乎才算正式清醒了。 邻座两人一路上都在看手机上的短视频,我不理睬他们,在一次延续昨天晚上的阅读。梵高在他三十多岁的时候,曾给他弟弟写信描述他的情况,那个时候他热爱绘画事业,但是穷酸的...

发布 0 条评论

2019年8月11日 周末 快要熟透的晴 早上醒来就听到了隔壁房子里两个甘孜大叔在大声放堪布此城罗珠的语音演讲,本来想睡个晚觉的念头,被彻底打乱了。堪布对于康巴人,似乎是一个邪教领袖般的存在,我没有办法表达我的不满,所以,便起...

发布 0 条评论

2019年8月10日 周六 快要熟透的那种晴 从广元到成都是一路睡过来的,期间在绵阳醒了一次,车窗外,一片绿意盎然,漫长的道路上,不见一寸土地被闲置,或插秧种植水稻,或被各种各样的蔬菜覆盖,即使远远看着大桥和建筑,都跟外在的生...

发布 2 条评论

2019年8月9日 周五 晴 一天的开始是在家里,结束是在广元火车站二楼候车室。所以,一整天都在交通工具上度过。虽然旅行是思想的一部分延伸,但过分匆忙的行程和过分功利的目的,却总是让我没有办法把外在的猎奇和感想就地内化为思想。...

发布 0 条评论

2019年7月30日 週二 晴 今天去舅舅家準備喪事一週年村祭,一路上沒什麼車,我是徒步的那個,陽光毒辣。原本是喜歡徒步的感覺的,但是在老家,因爲四面八方都是記憶裏烙印的,沒體驗到多少徒步的歡樂。一路上我都再給白姆做實況解說,...

发布 0 条评论

2017年7月19日 週五 晴轉大雨 討好祁連的天氣是不大可能的,上午一路上熱的衣服都被汗透了,沒到辦公室之前知趣地在外面曬了曬。午後一下雨,恰如心情。 今天,生我的地方,也就是老屋拆了,也許是從昨天開始拆的,我不知道。但是下午...

发布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