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10日 週二 晴

2019年9月10日 週二 晴

白姆一大早就祝福我教師節快樂,一早上,幸福感開始流淌在祁連的大街小巷。

上午半騎半推着電動車上草原佔辦公室,在查找github的藏文數據庫時,我見到了一個非常好的詞彙數據庫,剛好手頭的藏文分詞系統研究的很不錯,我就化半天的時間寫完了代碼,最終出現最好的結果了。世界上第一個藏文分詞系統就此誕生。藏文分詞系統除了能在搜索引擎上使用之外,對研究藏文的文字結構,翻譯輔助等事情上也能發揮極大的作用,非常具有想象空間和使用價值。現在,除了必要的敏感詞審核系統之外,搜索引擎的框架,分詞系統,網址鏈接都已經備齊了。萬事俱備,東風何在?

然後一整天都窩在辦公室裏看香港局勢。除了一些嚴正的新聞值得推敲和信任之外,絕大多數新聞都過分愚蠢地妖魔化對方,把狹隘的政治偏見佔現在互聯網上。即便她們在自由的國土上輕易地可以操作推特和國際新聞,但是被束縛的思想和淺薄的道義綁架,讓即使精神層面上佔據制高點的流亡人士,也多少顯得醜態百出,或者說不甚雅觀。爲什麼不帶濃厚的偏見對別人而言那麼難呢?難道除了偏見,我們就沒有其他的表達方式嗎?在我看來,中國或者中國境內被培養出來的異見人士,全然不同于哈維爾,或者赫爾琴,米蘭困德拉之類的歐洲流亡者,萬一一離開國土,思想的淺薄和重複的論調就星火燎原,即使他們明明可以通過反映真實情況或者利用西方世界的政治規則來打擊他所憎惡的獨裁政權,但是他們卻選擇最無需精神投入的情緒和道義來說事,這老調重彈的樣子,又何嘗不是新的語言霸權?

當一個人總是選擇面對一個口徑的新聞來源,或者總是深陷某一種不斷重複的話語體系,總免不了出現更多的偏見,人人爲加固這種偏見殫精竭慮。今年註定是個多事之秋,大大小小的遺留事件接踵而至。對於今年的整體局勢,單一的諮詢未免太過狹隘。我認爲學習更多語言的必要性在於此,學習通信技術的必要性也在於此,多一種聲音,就多了一種通往理性認識的入口,理性認識積累到一定程度,那就是某種意義上的真理。

當然我對真理沒有那種變態的迷戀,不像一些獨裁者,張口閉口就是真理,也不像某些自以爲是的信徒,總把自己篤信的宗教教義奉爲真理。如果我們對真理少一點迷信,也許稍微守得雲開見月明。

晚上回去,小區里黑幕遮天,完全停電了。直接躺下,稍微背了一點雅思就睏意十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