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29日 週日 晴

2019年9月29日 週日 晴

早早到了辦公室,張羅着搜索引擎的代碼材料,但是還是忍不住看了一個上午的推特,總結一句就是沒啥好消息。(今年其實一直都沒有好消息)

等到開始清點三星翻譯稿件的時候,都鬥科過來說約好了跟老師一起吃飯,中午去老想開的青稞穗子飯館。我們商量了很多工作室的想法,但是說實話乾了一年毫無成效,連最起碼的收益都是徒增人情債,也不知道能不能按自己徹頭徹尾的理想主義做點有意義的事。藏文互聯網工作真是一個讓人無限憧憬但冷暖自知的事情,即便我能開發一個在其他民族看來幾乎是成功敲門磚的搜索引擎,但還是離真正的成功很遙遠。

談到一個多小時,老師才緩緩趕到。我們談完近況,他就開始說起當年他在監獄離所做的鬥爭的各種局外人難以想象的壓迫。尤其讓我趕到難過的是,他如今說起來顯得格外輕鬆,不造作不誇大事實,從他充滿寬容的回憶里,我也能感覺到他對那些獄警和具體情形的理解。每一次一根他談話,我對他得瞭解就愈發立體,也讓我感覺到個體力量的強大和堅韌。從他剛開始的啓蒙到發奮學習的歷程,從他在公務系統里爛醉成泥的樣子和爲備考北大碩士而做的努力,從他直面狹隘的北大同學到境外的學習生涯,乃至他最終入獄,於我都是無言的教育,也是我在祁連最大的精神收穫。

吃完飯我就前往樹林裏看書,看不盡心,午後的陽光毒辣——完全不像秋高氣爽的刻板影響。慢悠悠走回辦公室,開始編輯羊兄樂園,開始思考代碼,或者做資料搜集的工作。

期間我也看了一些國外的獨立雜誌,其中一個CultureOur讓我影響深刻,希望每一個的收穫都能在未來的日子里幫到忙。

ps:我今天一整天都有一個想要給老師寫一本傳記的打算,也許值得斟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