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30日 週一 晴

2019年9月30日 週一 晴

非常渾渾噩噩地度過了一天,因爲三星的項目來了。大概要翻譯個一千多字,無奈對方根本就不知道藏英翻譯的苦衷,身處深圳的他們作爲中間商賺了無數倍的差價,但沒辦法,我有一大堆的賬單要換。早知道這些貸款會給我造成這麼多的麻煩,我也不至於一口氣借那麼多。現在家裏人也似乎不懂我,我偶爾沒錢了需要求助家裏,他們也總是旁敲側擊的奚落聲。可喜的是我已經還清了其中的一半款項,雖然十月份即將是個多事之秋,我已經不完全擔心事情會變得難以控制。

三星翻譯其實沒啥技術難度,但我仍然固執地覺得知有我能幹好這件事。之前華爲和vivo那些糟糕的翻譯讓我覺得我又義務改變這個消極的境況。ui翻譯貴在細緻,我敢說我也因爲嘗試翻譯這些材料而變得更加富有專注力。工作總能帶來工作之外的收穫,這不僅僅是老調重彈,更是當下的現狀。翻譯完成時已經是傍晚,我本來想看看帕瓦羅蒂的傳記電影,但是洛桑曲措的電話粥未能遂願。

最近幾天因爲國慶的關係,社會氛圍緊張的不行。擔心槍打出頭鳥,一整天都乖乖連着國內局域網,看一些他被允許傳播而我被允許知道的“事實”。羊兄樂園被逼着推送一些涉及國慶的文章,我沒什麼權力反對,益西大哥想表現,畢竟也是他的平臺。他已經被世俗力量收買,表現出一個“良好公民”的形象成了他日常生活的慣性。好在偶爾會安排給我一些廣告之外,他對我的編輯活動並沒有橫加干涉,我就當他還有殘餘的熱情用媒體的力量改造這個社會吧!

晚上落落多杰給我請客,我們就在薩拉爾餐廳里猛然吃了一頓。有趣的是,我們居然像兩個臨夏回族大爺一樣沒人一碗蓋碗茶,喝的人仰馬翻之後就回去了。

晚上我開始幾乎追完了第一季《致命女人》,這電視劇太好看了,所以大概用了六個小時看完的。不得不說,我很期待下一集的更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