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3日 週四 陰轉晴

2019年10月3日 週四 陰轉晴

早上起牀很晚,感冒總是影響睡眠質量。

太陽開始放開的時候,去大佛殿外圍的鐵質座椅上看了半天的《當世界的中心在亞洲》,寫的相當垃圾,但是因爲涉及到一些故事,所以還算讀的下去。作者似乎一點都搞不懂,亞洲文明成爲世界中心的時候,並沒有對世界的大發展產生什麼重要的影響,我猜想作者會不會是因爲考慮到版稅的需要而寫的誇大其詞。最可怕的是,這樣的爛書被國內資本實力雄厚的出版方大肆宣傳和引進,成爲了書點了高高在上的垃圾,一種被資本定義的“優秀作品”。但願以後死也不會有這樣的機會,讓自己的作品靠着資本的強姦式宣傳而被人得知。

來來往往旅行的人比往常要多很多,每個人都像得了某種瘟疫,在不停擺弄地拍照動作中尋找那可憐的存在感,我拿着書在讀,在熙熙攘攘的遊客面前,就像一個以惡作劇爲內容的行爲藝術。沒辦法,那些人空洞的彷彿我們不再同一個星球上。

下午的課堂來的人很少,我就給餘下的人講了一些我在北京的見聞,順便教他們朗讀並分析紀伯倫先生的《花之歌》。

午後就是翻譯任務發送過來,大概2500字的任務量,一天最多能賺600多,從中午到晚上11點,才算翻譯完了。累得感覺無力再去回復微信里寥寥無幾的消息。想着睡覺又因爲臨睡前大量專注力的工作而頭疼地睡不着覺。

但願明天能更好一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