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31日 大雪转阴 周四

2019年10月31日 大雪转阴 周四

在十月停顿了日记很久,盖因考虑到两个考试接连需要用功。这期间发生了很多事,如果稍微降低期望的话,其实都是好事。在寺院里顺利取得了和尚们的信任和第一波薪水,法检公考也是顺利入围,去玉树见到了所有的新旧朋友,还有最重要的是,我碰到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这一切对我都像是命运对我的一种补偿,补偿我近两年几乎没碰到什么幸运的事情。

早上醒来时已逾九点半,西宁大厦对面的汉庭酒店,我住的是最便宜的无窗户房子。醒来打算去吃早饭的时候,见外面大雪吓人,原本规划去问询公考面试辅导班的事情,也不大现实。回到酒店里继续去翻译三星的项目,也是这漫长的10月最后一单。三星的项目已经做到我几乎都不再需要英文翻译成中文的辅助手段,绝大部分我都已经可以借助对英文的重复认知而水到渠成地翻译下来。10月份的翻译量很大,保守估计已经超过了两万字,希望月初收到报酬的时候,账单上的数字能高过5000.即使不这样,也绝对不应该低于4000.

再去大街上的穆斯林餐馆吃干拌面的路上,我见到大雪滂沱下可爱的西宁大街。道路两旁的柳树被鹅毛大雪层层覆盖,停靠在富康医院门口停了一夜的汽车,顶上一层都白花花的。行人走在路上,半眯着眼睛而行色匆匆,几乎朝前只能见到五米远的地方,完完全全被黑褂子披身的老妇人,手里窜着一袋西药。等到街角一端的饭店,头发和身上已经被雪水侵袭,所幸倒不冷。

吃完饭,感觉去哪里都不对,又回到酒店里继续躺着看书。这时候扎西卓玛跟我视频,她还跟我看了很多她小时候的照片,我感觉到她的开心与淘气的样子,真是忍俊不禁。中午时段看了功夫熊猫电影,估计是第四步,好莱坞模式化的电影,却终究还是胜在诚意,对中国文化的尊重和技术手段的臻于完善,都是极有说头的。就这么看到下午两点,然后匆匆想到去青海民大看看有没有什么公考培训的传单(这是我生命中第一次这么诡异地主动去寻找传单的下落),什么也没找到,倒是在学生超市里买到了形似无印良品的英文笔记本。

路过民大,总是想去旁边那个很浪费空间的书店,硕大的店面,本来能容纳20万本书的空间,区区不足1万本。我寻找着各路词典的下落却也找不到一个有用的。本来有一个拉萨农业银行编辑的藏汉金融词典,但是我觉得拉萨人做不好这个东西,所以就没买。我把几乎所有的目光都放在藏文版的《世界文学》mook上,虽然这是一个引进西方文学的开端,但是编辑的视野格局还是很小,总是有一种刻意在拿一些成熟的作品跟自己的想法做等量齐观的设想,再加上现代藏文最致命的表达能力退化,有些核心内容看半天都没觉得有多透彻。但是情不自禁,我还是把书买下来了。

大概是在四点我才开始去王府井商城打听面试培训班的下落,了解到了圣仕培训和华图,还有华政。总的看来,还是圣仕培训班更加符合我的期待,华图过分地模式化,华政感觉缺乏活力。到了晚上跟家人商量的时候,也是觉得宁肯花费11000来参加培训,即使结果不理想,学到的东西还是很有利于往后的复考。但愿这次能一鼓作气,考得顺利。

到了晚上回到酒店,我粗略地了解了各个培训班的网上评价,多少心里有底了。我还给扎西卓玛准备未来十天的读书计划,十天都两本书,这个量,希望对她而言是恰到好处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