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18日 周三 晴

2019年12月18日 周三 晴

昨天下大雪,今天的风景哪哪都漂亮。看着目光所及的世界如此淡雅,总感觉活着只是在给这美丽的风景添堵。

入睡很难,几乎是看完了《心灵捕手》才开始入睡,再一次看《心灵捕手》的时候,我很平淡,已经全然不像大学宿舍里看的那般刻意。那个时候,我会刻意把天才主角假想成自己,但如今大概因为是心智成熟,觉得电影里心理学教授的举动恰逢雨后甘露。本来是想着能不能用iPad看几本好书,但是事与愿违,系统版本太旧只能勉强安装个知乎用来阅读,然后就顺应了时代的魔咒——买前生产力,买后爱奇艺。算了,高科技是指望不上了。

早上醒来,头很痛,几乎是一整天头痛都在延续。早饭是简单的,鼓足了勇气吃了两个蛋,所幸一整天并无大碍。去办公室里翻译了近500字,几乎是一个小时就搞定了,因为做好了事后检查,多少还是没有再找麻烦。一想到晚点还要翻译一千字,就真的很慌。

一整天都在电脑前搜集下载资料,电子书估摸下载了300本,绝大部分都是宗教相关。讽刺的是,搜集了一周的电子资源,总容量却不足偶然找到的梵文文献数据库。也许藏文也有那样的数据库,只是我还没有找到。希望能早点搜集完500本电子书,如果找到了五万本电子书,剩下的事情就是找钱去搭建数据库,技术上难度不大,所有的难度就是在于如何筹集资金。我再也不能等靠要,要主动去自己挣,争取让这个项目变成我独立的品牌。

一整天看着电脑的原因,让脖子很僵硬,晚点的时候,头疼开始限制住工作效率,最难受的时候会流泪。也不知道这算什么样的疲劳,困意起来的时候,眼睑和眼骨都疼,阵痛阵痛那种。只要能保住发量,身体上的劳累其实真没啥,年轻的时候谁还能图安逸呢?我就希望明天我找电子书的过程不至于这么让人头昏脑涨。存储到一定时间的时候,我发现270GB的系统盘符容量已经满了,再这样下去估计明天开机都会麻烦一点,所以开始了清理的进程,大概把老旧的资料100GB多容量清理掉了,主要是旧文件和软件缓存很要命,而且一些长期不使用的Adobe软件白白占用了大量的系统容量,所以就全清掉了。还有值得注意的是,电脑上容量最大的文件其实是我下载下来的蓝光高清版本的《挚爱梵高》、《美丽人生》、还有《当幸福来敲门》。如果明天还能遇到更多的资料,就只能忍痛割爱,删掉这些珍贵的电影了。

晚上下班,没有任何眷恋的东西,我就徒步回来了。雪下的很厚,我故意绕开路灯璀璨的大路,转而踏入人迹罕至的滨河路。一路上都在思考大数据的分类结构和数据资源的目录,刚好也想到了一些搜索引擎的代码完善步骤。慢悠悠地想着这些有用没有的,马上就到了城镇中央的萨拉尔餐厅,边充电边吃了一顿饭。恍惚间,感觉人生得意。

回到斗科家里,跟他商量不去广州的事情,就回来躺下看朋友圈里的一地鸡毛。可气的是,那篇是是非非文章又被拿来炒作,底下的评论更是不堪。了却这些纷纷扰扰,就读了一会儿弗朗西斯·福山的《国家建构》,粗略翻了翻目录,觉得超越民族国家这一篇我挺感兴趣的,看完之后也解决了很多关于西方大格局的知识盲点。福山毕竟是福山,错不了。谁不爱智慧呢?

希望明天不这么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