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6日 周二 晴

/ 0评 / 0

2019年8月6日 周二 晴

今天是到家之后难得的事事如意的一天。吃完早餐,早上愉快地割完了大豆,一捆一捆晾晒在田里。手上起了两处泡。

中午回来就一直在专注看书的状态,正因为书都是北京期间看过一遍的,所以重读的时候就刻意记电子笔记。格里耶的《为了一种新小说》大概有一千字笔记;《博尔赫斯口述》大概有1400字,也算是稳稳当当地满载而归。此外,还看了藏族新文化派的《青年启蒙》这本书,关于言论和信仰自由部分,以及日本革命家福泽谕吉先生的《个体的独立是民族独立的基石》两篇文章,加上破晓先生的《普世价值》,实在是接触到了宝物。稍晚的时候,就翻开许知远的《那些忧伤的年轻人》,看了其中三篇社论性质的文章,很羡慕他二十几岁就知道了往后的脚步该怎么迈。其中一篇《第三种写作》给我很深刻的启发,让我明白了以后写作理应遵循的一些可取之处和误区。尤其是叔本华的名句:“像哲学家一样思考,像普通人一样说话。”简直就是千金难买的真理啊!

至于网络文章也是看的很杂,一一列目录会显得力不从心。爱思想网似乎许久没上了,有些惦念。我从许知远先生的书里窥见到他极力推荐的《书城》杂志,所以也赶忙下载了一些电子版。除了看网络上一边倒的好评,我还在疑惑为什么以前从来就没听说过有这么一个精品的存在。想办一个纸质独立杂志想了很久,为此我也参考过国内外形形色色的杂志,但《书城》给了我一个非常值得效仿的角度。不浅薄的语言加上智性价值观追求,还有近乎《纽约客》的排版版式,极其容易让不平凡的语言被体面地呈现在值得出现的人面前。思想和高贵从来就少数人的事,多数人,仅仅只是在活着。

晚上本来想看《无敌浩克》,但是看到一半,熟悉了套路以后,网络也不再缓冲了。

接到东珠的微信语音,互聊家常,互道近况,两个人同病相怜,他列举了很多同学都考上公考,虽然这实在是没什么可说的,但他还是不停止,所以尴尬地挂了电话。我实在不希望被别人罗列的所谓成功而影响自己一天的满足感,生活的本来样子就是不公平,企图自欺欺人实在没什么必要。等着,老子下半年就考上比所有人都要牛逼的工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