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7日 周三 晴转阴

2019年8月7日 周三 晴转阴

今天又是难得的空隙,早上起来做完早饭,就一直在看书。看的很杂,晚上睡在庭院下的床上,枕头边摞起来的书,比枕头还要高出一大截。

10点以后从百度云逐一看事业单位考试的数量关系部分,从代入法到代入因子之间,有用的数学精神和逻辑一个都没学到,倒是学了很多市侩一样的应试技巧,好在对这类的资料没有多少期望,该走这一遭还是要走这一遭。今天看那些例题才发现其实缺少的不是数学的运算能力,是缺少把题目翻译成数学范式的能力,这跟学习JavaScript时的境况时是相似的。好在今日所学都记住了,也算不情愿中也没有浪费时间。今天学习这些不值一提的东西,发现经常在高层次的知识中汲取养分,很容易厌烦过分实用的技巧类知识。但如论如何,躲不过的还是躲不过。

看完五节课已经是中午,然后开始像昨天一样紧接着阅读博尔赫斯的书,许知远的书,还有《青年启蒙》。博尔赫斯的部分,紧接着昨天的书籍部分,然后就是不朽部分,记了大概1800多字的笔记,最大的感慨是博尔赫斯的旁征博引,从东方世界的智慧到西方世界的名人,几乎都成了他口述讲授的点,博尔赫斯的博学实在让人叹为观止。我也希望以后的我能像博尔赫斯一样,毕生阅读,并且拾人牙慧,为我所用。当然讲到不朽的部分,感慨也是有的,博尔赫斯在文本的最后谈到不朽的作品才是不朽的真谛,当然他说的很文雅的。

举例如下:

  • 不朽存在于别人的记忆中,存在于我们留下的作品之中。

  • 即便是一会儿的功夫,只要作者的作品活在我的精神中,那作者就不等于那个亡故的人,而读者成了作者的延伸。

  • 在作品的意义上,我们每个人都是早已亡故的人。

  • 我们每个人都在用这样或那样的方式在世界上进行合作,我们都希望这个世界更加美好。

  • 不朽体现在著作中,留存在别人的记忆中。

  • 语言是创造出来的,向来是不朽的东西。

  • 有些不朽,没有理由必须应该属于个人。

  • 我们肉体死亡之后留下我们的记忆,我们的记忆之外留下我们的行为,留下我们的事迹,留下我们的态度,留下世界史中最美好的那部分,虽然我们对此永远无法知道,也最好不要去知道。

不朽于我们的社会,似乎已经成了一个古老的已失传的名词,但是倘若我们只因为追求当下的满足感而无法让自己沉下心来思考永恒的未来,那么即使我们因为过分功利的追求而谋得暂时的“人生启蒙”,但归根结底还是靠不住的,一切建立在客观比较和主观满足之上的成绩和幸福感,都不过只是妥协而已。如今这些闪闪发光的语言,在一定程度上也让我剥离出当下的种种不如意,而得以徜徉在纯粹的精神世界中。也愿往后我能因遵循这些伟大的语言而书写出值得被一代代人铭记的作品。

晚上煮了米饭,全家仅有的四位老少都吃的很开心(关键是做的好吃)。躺下正值下午听The 100 Greatest Recordings Of All Time意犹未尽,找相关的歌曲没找到,顺着习惯又开始听了一整遍迈克尔的歌曲,迈克尔得歌曲我至少听过一千遍,但我仍然希望我能隔一段时间就去听听,真正喜欢的东西,是没办法不隔三岔五地听的。直到此刻,还能感觉得到因为听完音乐之后的亢奋。

给母亲通过电话了,半家人在昌都过的很不错。那边没有什么奇闻异事,听说有藏马熊。

对了,明天是桑吉东知的生日,绝对不应该教训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