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9日 周五 晴

2019年8月9日 周五 晴

一天的开始是在家里,结束是在广元火车站二楼候车室。所以,一整天都在交通工具上度过。虽然旅行是思想的一部分延伸,但过分匆忙的行程和过分功利的目的,却总是让我没有办法把外在的猎奇和感想就地内化为思想。如果不能因为有所得而选择远方,如果不是我们对身边的事物熟视无睹,那么其实普天之下的任何地方都充满了任何一种远方都具备的特点。

早上闹钟没响起来,我就已经醒来,匆忙收拾完了昨晚尚未打包完的行李,我就赶往成都路上的每一个站点。6点出发怎么看都是比较早的,小叔用一辆新车载着我一路不休息就到了县城;从县城坐中巴去西宁,一路上因为晚上睡的太晚,迷迷糊糊地睡过来了。到西宁时差不多10点,从火车站取了票就一直在候车大厅看藏文考试用书,300页的内容,硬生生地看完了100多页,等到下午三点,离出发还有40分钟之后,我才开始看《博尔赫斯口述》的剩余章节。

博尔赫斯从悬疑小说谈到其他的话题。没什么印象,除了之前一直在强调的不朽和书籍让人影响深刻之外,剩下的篇章,哪怕是博尔赫斯金句频出,终归是因为旅途中没有记笔记,什么也没有留下。那两百多页的书就这么看完了,算上这一本,今年完整读完的书,算下来也颇有一些数量了。

火车出发时间不偏不倚,刚好位置靠窗户,留下一整个桌子都可以用来看书。整个车厢里一半青海人,一半四川人,四川人整体上素质很高,语言轻声清调,对话彬彬有礼。在整个中国的幅员中,我独爱四川人,长相体面不说,人也文质彬彬的,相互之间少有不必要的不和谐。对面作者一个南充的大叔,聊聊得知他在青海的很多藏区打工过,对于藏区的不同地貌也似乎深有感触。近期他在共和县打工,回家是因为在那里海拔较高,身体稍微不适。等火车过了海石湾,对面窗户口的一些青海人就开始大声讨论藏族,虽然总归都是个人成见,但也不像藏族人一样半句话都是在企图美化自己,对于外族人讨论西藏种种,我现在已经宽厚太多了,不是因为妥协,而是在经历过跟民族自尊心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真心觉得,为西藏和藏人保持狭隘,真的很不值。

不过,那几个四川人似乎也在跟着说,藏族人是少数民族里面最有钱的。而且一个喜欢看脸的四川女人说,西藏那边的藏族人长的比较丑。这话是四川人说的,就因为他们一个个长的很优雅,我尽觉得可以默认。

整个车厢里来来往往的人们看见我端着藏文书看,像是见了鬼一样在打量。其实四川不接近藏区也就算了,即便是好奇我也能理解,可是青海的这群文盲居然也跟着狐疑,实在是让人觉得,挂在墙上或者电子屏幕里滚动的“民族团结”四个简直就是在放屁。团结的基础在于相互认识,不论是非功过,新中国都建立70年了,青海穆斯林和汉人对藏族的文化依然还是停留在“翻身农奴把歌唱”的低级水平。你让我团结,我可以照做,但是你怎么可能要求一个连尊重别人文字的微小举动都是半路狐疑的人,来践行这样空洞的政治概念!

看书看到十二点,我终于没什么东西可读了,手机有因为省电的需要,所以一直都在超级省电模式。

一路上因为到广元需要转车,所以,只能强迫让自己不要睡着。到了广元,就一下子感受到了那里的燥热,暖烘烘的空气,瞬间侵透到浑身,额头的汗水,就一直从那一刻流到回来的火车车厢为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