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11日 周末 快要熟透的晴

2019年8月11日 周末 快要熟透的晴

早上醒来就听到了隔壁房子里两个甘孜大叔在大声放堪布此城罗珠的语音演讲,本来想睡个晚觉的念头,被彻底打乱了。堪布对于康巴人,似乎是一个邪教领袖般的存在,我没有办法表达我的不满,所以,便起来看书。上午时分买了返程的票,火车下午九点开始出发,所以一个人拖着快要断掉的双腿,开始了一天新的游荡。

对于武侯祠而言,有个巨大的文化福利就是,四川省的新华书店就在某个街角的侧面,所以,我便去书店了坐了四个小时。从文学开始看,主要是对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书籍感兴趣。翻来覆去,书籍堆放的很乱,是在找不到想要的书。看一部乃保尔的印度三部曲之一,若有所思地思考良久。书是好书,可是就因为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标签,使得价格超出了我的承受范围。后来找到《查理街十字路口84号》和《梵高书简》两本书,一直篡在手里要买。不过我还在漫画区域找到了几米的《星空》等书,摆在书架上已经被人拆封了塑料封套,我就像拾到宝贝一样认真读起来,感动之余又充满了欣喜。十本书就这么一直看完了。

走出书店,我就开始感觉到肚子火辣辣地饿,但我对麻辣的四川味道没有多少好感,就去找之前陪着巴登永吉来过的阿柔藏餐馆,点了一堆自己压根就吃不完的饭,就回来了。吃完饭,次仁扎西在武侯祠那边买书,联系到我,我就去找他购置书籍。书买完了,回到酒店聊聊天,从研究生的人数规模聊到网络安全,从佛学院的工作谈到民大语言学专业的优越,我和他似乎从来都是有着数不尽的谈资,毕竟知道的东西都一样多,爱看的书都是同一个层次的。在民大的时候,我们就是一直爱相互提携,相互促进进步,在成都参加同一场考试,虽然显得有点时空错乱,但是此生有这样善于进步的同学兼朋友,也不能不说是一大幸事。

下午,成都的阳光似乎都围拢在西南民大周围。燥热的空气显然透过衣袖和皮囊,煎着五脏六腑。

一个人搭乘地铁从高升桥前往成都北站,地铁里一群南美的中年大叔在大声聊天。看衣服上的国旗,似乎是巴西队和其他说西班牙语的国家,因为相互之间语言不同,他们就用手势加最基本的共通词汇在聊天(基本到那些词汇我都认识)。巴西作为葡萄牙语为主流的国家,国家体量尚未创造出与之对等的国家文化,除了在音乐上颇有建树之余,其他地方似乎还是比较贫瘠的。不过,我很喜欢巴西的巴萨诺瓦音乐和爱丽丝·瑞吉纳。(是的没错,不喜欢装神弄鬼的加西亚·马尔科西)

火车监票时发生了一点插曲——买了十二号的票。趁着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我就果断去改签了。火车晚上9点半出发,我开始了阅读梵高书信,一边感动,一边精神,在途经绵阳之前读了150多页。然后就一直在睡觉,睡醒之后,车厢里的人面目全非,窗外的定西极度贫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