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12日 周一 晴朗

/ 0评 / 1

2019年8月12日 周一 晴朗

兰州之后我似乎才算正式清醒了。

邻座两人一路上都在看手机上的短视频,我不理睬他们,在一次延续昨天晚上的阅读。梵高在他三十多岁的时候,曾给他弟弟写信描述他的情况,那个时候他热爱绘画事业,但是穷酸的状态让他一直饱受困扰,他依靠弟弟提奥的接济过活。在书信中,时常可以看见梵高经济上的拮据,但是他并没有因为外在的困惑而放弃自己的志业。反而在怀揣着巨大的梦想和信心在练习最基本的绘画技巧。书信中梵高的经历,让我不得不开始反思此刻的自己,努力想想,其实梵高的处境和此刻的我有着狠多相似之处——因为迷恋自己的想法而被父母质疑;因为过分确信未来可期而放弃此刻的安逸;因为不顾世俗的眼光而逃离远方的异乡...... 但是我没有办法拿着梵高为自己鸣不平,也没有办法依傍伟人而自我感觉良好,比起他的成就和他在成就之前的努力,我的所作所为几乎可以看作是纯粹的浪费时间。

而且我也不像梵高那么确信自己一定能成为大器,我甚至在一些不恰当的场合便表现出自己善于妥协的那一面,我也没有办法总是把注意力长时间投放在一件事情上,也觉得自己并没有在坚守梦想和坚持独立两件事情上做出什么应该在这个年龄段拥有的成绩。所以,梵高的心路历程在此刻,可以成为我继续奋斗和坚持梦想的灯塔。

更为难得的是,梵高的文笔真的特别好。过去的人们因为依赖书信作为沟通的工具,所以长年累月的写作让他们拥有非常得体的写作修养和抒情能力。这一点我在大学图书馆看迪金森的书信就早有耳闻。日后也可以多看看贝尔发明电话之前的那些书信,从过往的语言中寻找美,从以前的抒情中寻找感动。

约莫十二点,火车到西宁了,在游客集散中心二楼匆匆吃了一碗炮仗面,便火急火燎地赶往去循化的班车。一路上我在听音乐,反复思索梵高书信里的种种不幸和种种幸运。回到家是下午4点多,老三在犁地,一旁的大豆到了收割的时节,我抡着镰刀开始收割,直到田快黑了才算收割完。

晚饭吃的泡面,吃完泡面,根本就没有任何精力干其他的是,看着一些无聊的视频就慢慢睡着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